马尔代夫政坛乱象,中国该如何应对

【作者】郭丹凤 国观智库助理研究员

导语:       

马尔代夫位于南亚,是印度洋的一个群岛国家,这些岛屿横跨多条国际航道,联接从非洲、中东经印度洋、马六甲海峡至太平洋的海上贸易线。虽然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但经济基础薄弱和政局不稳等因素,给马尔代夫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根据马尔代夫政府的规定,2018年9月将开展新的总统竞选,马各党派之间再次展开政治角逐,政局不稳风险加大。随着国际社会对马尔代夫的关注和介入,国际社会也出现了对中马合作的抹黑言论。中国主张,马尔代夫发生的事态是马尔代夫的内政问题,中国主张国际社会应在尊重马主权和意愿基础上,为促进马稳定和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相反。中国应密切关注马尔代夫局势,建设和实施危机预警机制,保护中国在马利益。同时,在国际舆论上,中国要驳斥恶意抹黑中国的国际舆论。

马尔代夫位于南亚,是印度洋的一个群岛国家,这些岛屿横跨多条国际航道,联接从非洲、中东经印度洋、马六甲海峡至太平洋的海上贸易线。虽然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但经济基础薄弱和政局不稳等因素,给马尔代夫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

(一)马尔代夫政坛角逐激烈

马尔代夫政体为总统共和制,政坛竞争激烈,常发生政局动荡,给本国经济发展带来严重影响。1978年,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当选总统,此后5次连任。2008年纳希德(Mohamed Nasheed)赢得总统选举,同一年马尔代夫新宪法正式生效。[1]纳希德执政期间,政治腐败和经济困难引发人们不满。2012年由于纳希德逮捕法官而引起政治动荡,马尔代夫出现大规模政治游行和民众抗议,随后军方发生倒戈,纳希德被迫辞去总统职位。2013年5月,纳希德被控违反《反恐法》监禁13年。同年11月,前总统加尧姆同父异母的弟弟亚明(Abdulla Yameen Abdul Gayoom)赢得总统大选。2016年年初,纳希德以治病为由远赴英国,马尔代夫法庭因其长期不回国而签发对他的逮捕令。根据马尔代夫政府的规定,2018年9月将开展新的总统竞选。2017年纳希德宣称将回国参加总统竞选,马各党派之间再次展开政治角逐,政局不稳风险加大。

(二)2018年后马尔代夫政治乱局现状

2018年2月1日,马尔代夫最高法院发布裁决令,要求亚明及其政府无罪释放前总统纳希德等9名反对派领导人。同时,反对派在首都举行大规模游行。2月3日,亚明发布声明说,政府将依法执行最高法院的裁决令。但是亚明与最高法院谈判未果,2月4日,最高法院再出裁决令,称因总统亚明拒绝释放反对派领导人,将对其进行弹劾。次日,亚明宣布马尔代夫进入为期15天的紧急状态。

随着政治矛盾激化,亚明2月20日宣布延长紧急状态法令。亚明总统与最高法院的矛盾愈加激化,此前有12名议员脱离执政党加入反对派,执政党根据“反背叛法”中止这12名人士的议员资格。但是,最高法院以“反背叛法”存在争议为由,要求议会重新讨论这一法案。这意味着议会对这12名议员的指控已经不成立,等于恢复了他们的议员资格。据悉,马尔代夫议会共有85名议员,除去上述12人,支持亚明总统的有38人,支持反对派的有35人,如若这12人士被恢复议员资格,则反对派在议会中将拥有47个席位,将给亚明总统带来极大政治压力。 3月14日马尔代夫政府宣布,政府将在3月22日结束紧急状态,但是马尔代夫政局角逐依然没有停息。日前,马首都马累仍持续发生集会抗议活动。

(三)马尔代夫政局乱象背后的大国因素

正如马尔代夫媒体所言,马尔代夫内政动荡,其背后实际上蕴含着更深的地缘政治和战略动机。

联合国与欧盟在马尔代夫各党派之中进行积极调停。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月6日发表声明呼吁马尔代夫政府尽快解除紧急状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胡申则谴责亚明的举动是“对民主的全面攻击”。2月8日,联合国安理会召开闭门会议讨论马尔代夫局势,但会后并未发表任何声明。1月15日,在马尔代夫进行访问的欧盟代表团会见了马尔代夫执政党进步党(PPM),双方就马尔代夫目前的政治局势进行了讨论。据悉,马尔代夫方面出席本次见面会的代表有进步党秘书长、进步党副主席、马尔代夫旅游部部长以及几名议员。此前,欧盟还曾与马尔代夫前总统、反对党联盟重要领导人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以及马尔代夫主要在野党民主党(MDP)会面。马尔代夫外交部长穆罕默德·阿西姆博士向欧盟保证,马尔代夫将维护宪法和法治。2月22日,马尔代夫渔业部长沙尼(Mohamed Shainee)驳斥了此前有关马尔代夫政府拒绝联合国调解的说法。沙尼表示,马尔代夫政府已经同意请求联合国的协助调解,并邀请各政党参与会谈。

与欧盟积极调停的方式不同,印度虽然一直坚持亚明总统恢复民主运作,但印度政治界出现向马尔代夫派兵的强硬声音。印度一向将马尔代夫视为其后院,对马尔代夫内政有着深刻影响。2月12日,印度执政党领导人亚沙旺特·辛哈(Yashwant Sinha)表示,马尔代夫的政局动荡威胁了印度国家安全,印度可以考虑向马尔代夫派兵,并敦促现政府采取行动。辛哈表示,他对马尔代夫与中国日益紧密的合作表示担忧。根据印度军方消息人士称,印军目前已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印度军队队已做好准备随时进入马尔代夫来“帮助”其恢复国内秩序并撤离印侨民。2月13日,斯里兰卡《每日镜像》报道称,西方列强和印度支持马尔代夫前总统,而中国和俄罗斯则支持现总统,并报道称亚明总统已派遣特使前往中国、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以寻求这些国家的支持。在印度强硬舆论的背后,存着着美国因素。据悉,2月8日,印度总理莫迪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时,对马尔代夫政治危机表达了关切,强调尊重民主制度和法治的重要性。

中国秉持不干涉马尔代夫内政的立场,支持马尔代夫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中国和马尔代夫存在着悠久合作,近年来双方合作不断深化。2017年12月7日,马尔代夫总统亚明刚刚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在北京正式签署了《中马自由贸易协定》。对于马尔代夫此次政治乱象,中国秉持尊重马尔代夫主权独立的基础上发表声明,支持马政府同马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维护好国家的独立、主权和正当权益。国际社会应在尊重马方意愿基础上,为促进马稳定和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2018年2月至3月,中国外交部针对泰国政局多次公开表示,中国不干涉马尔代夫内政,并且支持马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分歧,维护马国家稳定和社会安定,同时会要求马方采取必要措施,切实保护在马中资机构和人员安全。

(四)中国的应对

在中国看来,马尔代夫发生的事态是马尔代夫的内政问题。中国主张,国际社会应在尊重马主权和意愿基础上,为促进马稳定和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相反。

首先,中国应当密切关注马尔代夫局势,建设和实施危机预警机制,保护中国在马利益。随着中国和马尔代夫双边合作的深化,两国商贸、人文间往来愈加频繁,中国在马尔代夫存在大量企业与中国公民。中国应当密切关注马尔代夫政治局势,并对在马的中国公民和企业适时提出危机信息和警告,评估中国企业与公民在当地受冲击的程度,以此做出具体的应对措施。目前,外交部和中国驻马尔代夫使馆已针对当地近期安全形势发布安全提醒,建议在马尔代夫的中国公民密切关注安全形势,加强安全防范。

其次,在国际舆论上,要驳斥恶意抹黑中国的国际舆论。在2015年以前,印度一直是马尔代夫最大的贸易伙伴,印度对马尔代夫的影响力根深蒂固。2016年以来,中国逐渐取代印度而成为马尔代夫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马尔代夫积极响应,中国大量企业到马落户。与此同时,美国和印度媒体抹黑中国,鼓吹中国在马尔代夫实行新殖民主义。例如2月7日,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在《印度快报》发文指出,称中国参与对马尔代夫的“土地掠夺”,包括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公共设施,指责中国“掠夺行为”不仅损害马独立,也危害了整个印度洋地区安全。前总统纳希德也在印度媒体发表抹黑中国的舆论,称中国对马进行所谓“土地掠夺”,危害印度洋地区安全。在马尔代夫政治局势动荡背景下,国际社会以及马尔代夫国内出现抹黑中国的舆论,中国应当提高警惕,并对这些舆论予以反击。

最后,中国应继续主张在互相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支持马尔代夫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问题。据悉,中国与马尔代夫之间的外交渠道通畅,与马尔代夫各方都保持着密切沟通。对于干预马尔代夫内政的大国动向(比如印度军事干预马尔代夫的倾向),中国必须予以驳斥和反对。同时,中国应继续呼吁国际社会尊重马主权和领土完整,促进国际社会为马尔代夫各方对话提供协助和便利,发挥建设性作用。

注释:

[1]新宪法规定总统为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武装部队统帅;总统有权任命内阁成员,但须经议会批准;所有议员通过选举产生,总统不再有任命议员的权力;建立独立的最高法院,总统不再是司法系统的最高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