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观智库中美关系系列对话会”首期对话

对话会背景

美国总统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坚持极具个性化的执政风格,大幅拆解前任奥巴马总统的政治遗产,挑战美国种族与文化政治的底线,动摇“二战”和“冷战”后美国建立的盟友体系和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是美国外交和全球秩序中最重要的双边关系,面对超强个性的特朗普,面临着传统合作面减少,摩擦和冲突因素扩大的新挑战。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走向如何?中美两国之间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能否重建合作与互信的双边关系?中国应该如何化解美国的不安与挑战?

对话会介绍

主办方
· 国观智库

·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中美关系研究中心

国观智库于6月正式启动“国观智库中美关系系列对话会”,探究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的中美关系,为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建言献策。“国观智库中美关系系列对话会”首期将于6月13日正式举行。

此次对话会以“超强个性总统与美国完善政治体系的冲突”为议题,特邀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副教授、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公共知识分子项目”成员马钊博士,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与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庞中英,及部分国际关系专家,对以上议题进行深度解析。

特邀专家(按姓氏笔画排列)

马钊

历史学博士,2007年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史系,现为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副教授、历史系客座副教授,兼任英文学术季刊《20世纪中国》副主编。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中国近代城市史、社会史、中朝关系历史及现状等。2013年起,马钊博士入选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公共知识分子项目”,陪同美国国会访华团来华访问交流,参与美国之音、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英国广播公司、中国央视国际频道、《纽约时报》等专访,广泛讨论中朝关系、美中关系、美国政治与社会等问题。

陈琪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担任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教学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社科分委员会副主席,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联合国人类安全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中国联合国协会理事,清华大学-卡耐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驻会研究员和中美二轨对话项目主任,《国际政治科学》(CSSCI)副主编、The 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SSCI)期刊编辑、中国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术共同体秘书长。曾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学副院长(2012-2017),负责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招生和培养工作。

庞中英

庞中英教授作为全球治理、国际关系方面的权威专家,多次应中央外办、外交部、财政部、发改委、国家开发银行等中央部门的邀请,参加外交政策咨询。也曾受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国际组织的邀请参加国际政策咨询。近年来,庞中英教授将全球治理的经验与实践应用于全球海洋治理的基础理论、前沿问题以及中国角色等领域的研究中,探求全球海洋治理的基本特征、演变规律和发展趋势;探求中国海洋公共管理的改革路径,以及实施国内外双重治理的路径和方略。

对话会议程

时间:2018年6月13日上午(9:30-12:00)

地点:北京·国观智库1号会议室

(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77号双清大厦4号楼6层)

主持: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庞中英教授

主题发言:马钊博士

主题发言:陈琪教授、博士生导师

自由讨论+媒体提问

嘉宾发言摘要

本期对话以“超强个性总统与美国完善政治体制的冲突”为议题,深入探讨了特朗普总统的鲜明个性与美国完善的政治体制间的互动关系、特朗普的执政风格、中美经贸角逐、“印太战略”、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等议题。

对话会由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庞中英主持。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公共知识分子项目”成员、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副教授马钊博士结合多年参与美国公共政策制定的经验和长期对美国政治体制的观察,以“个人”和“症候”两个角度着重分析了美国国内政治出现的新动态和特朗普鲜明的执政风格之间的互动关系。

马钊博士指出,特朗普的成功当选与美国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是紧密相连的,特色鲜明的特朗普的出现有其深厚的历史背景。

从政治层面上讲,特朗普是共和党过去二十年间话语和政策的集合与顶点。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共和党集体右转,在国内和国际诸多问题上采取了与以往不同的政策导向,其中包括强调对移民的严控、拆解政府内的监管部门、弱化对国际社会的承诺等。这股右转风向得到了媒体和党内派系的助力。右翼媒体,如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在共和党内部信息流转当中起到了“回音壁” 的作用,对共和党的转向起到了推动和固化作用。

从经济层面上讲,在过去的三十年间,美国经济完成了从制造资本主义到金融资本主义的转型。尽管美国仍总体上保持着发展的势头,但制造业的衰落和华尔街的繁荣带来的结构性变化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制造业出现外流、中产阶级饱受打击。美国国内出现“中产阶级忧郁”和“蓝领阶级忧虑 ”。加之民主党迟迟未能就这一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以传统制造业为支柱的州开始转向共和党。

此外,美国两党政治生态出现恶化,双方在税务等诸多议题方面针锋相对,无法达成共识。加之新媒体时代的推动作用,两党的言论愈加极端化,而旧有的夹在两党之间的缓冲地带也日渐式微。与此同时,茶党地方官员也以“草根“形象在政治舞台崭露头角,对美国的体制发起挑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抓住了社会痛点、更关注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的需求的特朗普成功当选。他鲜明的“个人”特色在政策领域表现为强烈的单边主义。在经贸领域,相较国际体系,特朗普更倾向于通过单边合作来解决经贸问题。特朗普在会见安倍晋三时就表示他不相信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可以解决美日之间的问题。而美朝领导人历史性会晤既没有通过六方会谈,也没有调动美国亚太盟国体系。在盟国方面,美国正在拆解其盟国体系。竞选期间,特朗普发表北约已经过时和美国不应该为盟国“买单”等言论。而在本次中美经贸较量中,美国也没有选择与盟友联合对中国施压。

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庞中英用“插花”(Arrangement)形象地阐述了世界秩序(Order)。他指出,“秩序”可以理解为一整套“安排”。中国依赖于现有的世界秩序,而特朗普政府注重成本的交易型行事风格对这套世界秩序造成了冲击。在逐渐解构的世界秩序里,中国尚未找到与这个“非常规”政府打交道的有效方式。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教授着重通过制度和领导人之间的关系的框架分析指出,政治制度在产生后是具有惯性的,内在的变革性动力基本为零,而特朗普的个人动能冲撞了美国的政治体制,为美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注入了活力。陈琪教授进一步阐述,特朗普政府反复多变的政策已经严重削弱了美国的国家信用,因而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行动号召力迅速下降。相较之下,进行了政治体制调整后的中国更有信心对抗美国。

陈琪教授就特朗普对金正恩态度变化问题指出,特朗普不受意识形态的束缚,而“金特会”也因此才得以成功举行。庞中英教授就“印太战略”做出分析,美方正在推动“印太战略”的军事化,而印度将成为该战略的重要因素。马钊博士在探讨美国对中国遏制的议题时指出,当下中美关系合作面没有增长点,冲突面占据主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