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已成美印太战略一部分 美对华围堵态势明显 ——国观智库第三期“中美关系系列对话会”观点分享

“特朗普政府的对台新政是其全面对外战略的一部分,也是‘美国第一’的基本考虑。美国限制中国的主要措施是‘三箭齐发’——第一支箭是经济领域的贸易战;第二支箭是军事战略领域的一系列举动,包括南海航行自由行动、把台湾纳入印太战略;第三支箭在政治外交领域,以国内法形式通过《台湾旅行法》。”

赵全胜

以上是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全胜对美国对华遏制策略的概括,他表示,美国对台政策具有延续性和变动性,其在延续“一中政策”框架的同时,升级了美台关系,台湾成为其重要筹码。这些将对中美关系造成严重的后果。中国应该全面了解特朗普的对台新政。在局部突发事件可能性上升的情况下应发挥外交智慧,预防和管控危机。

由冀

“印太战略在特朗普亚洲之行后成为其外交、安全方面的指导方针之一,从学术概念变成政策现实,表明美、日、印、澳等国的重视,根本原因是美日印澳等国甚至西方整体世界对中国崛起有黔驴技穷之感。印太战略将压缩中国向印度洋、非洲大陆和欧洲大陆方向的战略空间,中国不能掉以轻心。” 澳门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府与行政系主任由翼教授用“四海联动”和“陆海联动”概括了美国新时期的对华包围策略。“印太战略包含外交安全和军事战略两个层次。前者较松散,尚未成型,后者相对成型,初步形成多边军事安排。在军事层面,以美、日、印、澳四国相互呼应的军事安排为核心,以应对中印、中日、台湾海峡的安全冲突为目标。其中有两个概念,一是‘四海联动’,指的是将中国在南海、东海、渤海-日本海、印度洋面临的冲突,纳入到美国整个印太地区地缘政治和大国竞争当中,使地区冲突变为地缘大战略的博弈。第一步需要以军事化手段实现。中国应采取‘去扳机’对策。二是‘陆海联动’,陆海呼应给中国战略部署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迫使中国在两个方向不得不完整准备一场战争。美、日、印、澳希望通过陆海牵制、四海联动多方面牵制中国,这些都可以纳入印太战略的框架,因此中国在军事层面不可掉以轻心。”

与会专家合影留念

8月8日,“国观智库中美关系系列对话会”第三期对话成功举行。本期对话会由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庞中英主持,以“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对两岸关系的影响”与“台湾地区‘新南向政策’对中美关系的影响”为两大议题,多位国内外知名国际问题专家对议题进行了深度解析。

何思慎

台湾辅仁大学日文系(所)教授何思慎表示,全球化背景之下中美关系是“非零和博弈”。逆全球化潮流不可取,但目前出现了政策失灵和民主失灵,因此需要新的理论和方法。当前中美关系处于“冷对抗”,而非“冷战”。中美经济相互高度依赖,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1980年代敲打日本的办法不一定适用于现在的中美。

回顾历史,任何位居第二的国家都被美国视为挑战者并受敲打。特朗普的出现是美国社会变化的结果,美国不愿意看到东亚回到中国主导的历史。中国应建构超越历史上大国政治悲剧的新型中美大国关系,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对于印太战略,其他国家有各自的想象和界定,难以形成统一战线。

何思慎表示,至于蔡英文当局希望加入印太战略框架,实际上是用时间换台独的空间。蔡英文当局过于迷信美国,忘记了外交避险。对于台湾而言,外交避险最好的办法就是以九二共识重启两岸关系,以此确保台湾在美中博弈中的安全和利益最大化。

马博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助理研究员马博认为,印太战略并非特朗普本人很关注的对象,这一概念本身也有偏差。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和台湾蔡英文当局的新南向政策是“偶然的相遇”。蔡英文当局主要是为了配合“亚太再平衡战略”,“新”体现在包括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南亚的印度等国。美国希望台湾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但没有具体的措施,因而效果有限。原因如下:第一,新南向政策在东南亚推进缓慢,目前偏重于软实力和人文教育交流。第二,新南向政策没有与印太战略良好接轨的另一个原因是“印太战略”概念本身也很空洞。联合反恐是特朗普设定的重要的议题,希望在印太战略下深化反恐合作,而当前印太战略在很大一部分忽略了反恐议题。

目前谈论比较多的是“QUAD”(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被认为是印太战略的核心,以维护地区自由和民主。但QUAD概念也存在一定问题。特朗普政府发展印太地区战略的重点是寻找代理人国家,目前看是越南。美国开始反思印太战略这个概念。对特朗普政府而言,其外交政策重点并不是印太战略。

杨力

中国南海研究院政策法律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杨力表示,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战略主要基于以下几点。第一,2017年特朗普强调该战略一方面是拉拢印度,另一方面是区别于亚太再平衡战略。第二,印太战略针对中国的色彩浓厚,被视为是对一带一路的回应。第三,其他国家如日本、澳大利亚两国较为积极,在一定程度上裹挟了美国。印度是印太战略的薄弱环节,东盟国家在印太战略中的地位较为模糊,美国企图以菲律宾和越南为代理国。印太战略是美国国内政治和对外政策的结合。美国强调航行要自由,争端要和平解决,贸易要公平对等。特朗普的政策要四平八稳,安全和经济并重。

在南海形势方面,南海问题是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重要抓手。美国介入南海问题的根本原因是维护其全球海洋霸权,保持其在全球海域的机动性。美国认为自己并非是南海问题的局外人,南海具有战略意义,必须防止中国挑战美国在西太平洋的盟友体系。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将影响中国和平发展,美国给中国与东盟打楔子,与中国争夺东盟。目前南海问题总体上降温,根本原因是中国掌控力加强。但南海仲裁案的后续影响尤其是法律方面将继续存在,南海形势依旧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因素。

内容编辑:陈右任 国观智库YOUNG POWER实习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