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选举背景下,美国外交有什么新特点?

特朗普执政近两年,目前已临近美国总统中期选举。在其执政期间,美股持续上涨,美元强势,美国GDP也有较大涨幅。但贸易战也使得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且美国反对特朗普的呼声持续不断。中期选举或成特朗普执政转折点。如何认识和了解美国政治?未来中美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与会专家合影留念

美国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兼亚洲研究委员会主任赵全胜认为,“中期选举的直接意义在于特朗普的总统地位在今后两年是否顺畅,特别关系到他是否可以在2020年大选中顺利进行连选连任;因此,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来说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关乎到他今后的政治生涯走向。

赵全胜

赵全胜教授对特朗普中期选举的国内外形势进行了分析。国内层面,虽然国内经济情况较好,失业率较低,但是民众对于特朗普的支持率创历史以来的新低,仅有40%左右;在一次民调中显示,仅有37%的选民愿意投票支持共和党,而43%的民意表示投票支持民主党;对于特朗普任命卡瓦诺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一事,国内的反对声音也比较大。但是对中期选举而言,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在选仗中的影响则处于次要位置

赵全胜教授对美国中期选举的可能结果做出了分析。若民主党掌控了国会,会使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政策受到限制,很多法案可能难以通过,总统法令的执行能力降低,甚至有可能再次出现政府停摆的情况。关于特朗普是否会被弹劾的问题,赵全胜教授解释道,决定总统被弹劾的门槛条件较高,因此,特朗普被弹劾的可能性较低

就11月6日将要举行的中期选举来看,国内的政治和经济情况是首要的影响因素,对外政策位居其次。但是,对外经贸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会为中期选举带来加分项赵全胜教授点评了前些日子美国副总统彭斯的演讲,他认为,彭斯传递出了一种信号,即美国已正式将中国定为竞争对手;但是由于此种声音是由美国副总统发出的,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赵全胜教授提出美国的对外贸易谈判具有新特征归纳为“国家利益、国内政治、相互妥协和美国主导”这四点他认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到来之前,积极与他国签订自贸协定,例如美墨加、美韩自贸协议,是为了在中期选举到来之前为自己获得更多加分项,虽然特朗普在经贸问题上态度强硬,但其结果往往是寻求妥协,因此,经贸问题谈判空间的还很大。

国观智库总裁任力波参与研讨

赵全胜教授认为,从长期看来中美关系不存在“脱钩”的说法。相反,两国仍将维持相互依存关系。虽然现有的国际秩序和机制存在漏洞,但美国的目的不是急于摧毁,而是希望对其进行重新改组,既要维护自身利益,又要与时俱进。在国际问题上,美国非常强调的是其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历史上,美国也曾对一些新兴经济体进行过打压,因此,赵全胜教授建议,对于中国来说,找到行之有效的应对方式十分重要,可以借鉴日本和德国应对美国贸易施压的方式。

赵全胜教授就中美日三国关系的走向问题做出了点评。他认为,日本外交政策将会向“带倾向性的中间路线发展,扮演中美关系“风向标”的角色,并且起到“平衡器”的作用自从特朗普执政以来,疏远亚洲传统盟友,这就进一步推动了日本外交政策的转型。他认为,中日之间在国际机制和以“中日+1 模式”处理第三方事务上存在较大的合作机会。最后,关于中美关系的走向,赵全胜教授建议,中美双方各自不能对对方有一厢情愿的想法,而是要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判断,采取理性的行动。

王大为

以上观点来自于2018年10月18日国观智库举办的中美关系系列对话会(第五期),会议邀请到美国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兼亚洲研究委员会主任赵全胜,参与讨论的还有中国贸促会贸易促进中心专家王大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