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马博:从蓝色经济视角 看中国-东盟的海上合作

近日,国观智库在厦门举办了“全球海洋治理前沿问题研讨会”,此研讨会作为厦门国际海洋周的重要分论坛之一,吸引了来自中国、菲律宾、越南、印尼、新加坡等国的海洋问题专家参会,围绕海洋秩序、海上安全、海洋生态、蓝色经济等全球海洋治理的前沿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现将会上专家观点整理成文章发布,以飨读者。

全球海洋治理前沿问题研讨会专家观点摘录

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专职研究员,国际法研究项目主管。主要从事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和外交政策,中美关系,以南海领土争端为核心的国际公法研究。

本文字数:1721字 阅读时间:4分钟

十秒看全文

马博认为,蓝色经济是一种可以改善民生、促进社会进步、大幅度减少环境危害和生态破坏的海洋经济发展模式。

马博还总结了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建立的蓝色经济合作机制:一是搭建对话平台,如蓝色经济论坛、海洋环境保护研讨会、海洋合作论坛、中国-东盟海洋合作中心、东亚海洋合作平台等,以及包括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博览会、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妈祖海洋文化全球论坛等一系列海上丝绸之路相关活动;二是建立融资机制,如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中国—印尼海洋合作基金、南海及其附近海域国际合作框架计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

马博:

我想介绍一下在蓝色经济领域中国与东盟的合作潜力。2015年,“美国进步中心”这个智库发布了一篇20页左右的报告,指出中美两国正在各自发展蓝色经济,并且有潜力在该领域进行合作。这篇报告仅将蓝色经济定义为海洋经济,我认为这个定义过于狭隘。近些年,蓝色经济概念有了新发展。美国政府也已经开始关注蓝色经济,我认为其他国家也会跟随美国的脚步,进一步将这一概念落在实处。

首先,我介绍一下蓝色经济的概念。对蓝色经济的定义如果只局限于“海洋经济”太过狭隘。广义上讲,蓝色经济是指可持续地利用海洋来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增加就业、保护海洋生态的经济活动。现在世界各国的贫富差距十分巨大。如果贫穷国家意欲获得更多资源,加速经济发展,应该去哪里寻求资源呢?答案是海洋。所以,如何用一种可持续的方式向全世界提供工作、食物、能源,如何让全世界人民都富起来,这是国际社会要面对的难题。

很多人相信,基于蓝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会为这一难题提供答案。我认为,蓝色经济是一种可以改善民生、促进社会进步、大幅度减少环境危害和生态破坏的海洋经济发展模式。蓝色经济涉及的行业众多,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情况。很明显,渔业是蓝色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亚洲占有世界渔业和农业人口的84%,亚洲占有全球渔船的68%,其中中国台湾、中国大陆和韩国最多。到2030年,亚洲的水产品消费量将达到世界总消费量的70%,其中中国将占到很大比例。

港口、船舶业和海上运输业也是蓝色经济的一部分。未来,这些行业的龙头企业中,东亚企业会占到90%。旅游业和沿海地区的发展对蓝色经济来说也至关重要。习近平主席将在11月末访问菲律宾,双方将会达成一些合作。很显然,这对中国来说十分有利,而这种合作也是蓝色经济发展的一部分。众所周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亦包括促进制造业企业发展。所以,沿海地区制造业也是蓝色经济的一部分。此外,蓝色经济还包括海底采矿、可再生能源开采等内容。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还可以进行一些技术分享;服务于环境的海洋技术也是蓝色经济的一部分。

我认为发展蓝色经济是一条更好的道路。因为我们的安全观正在经历剧烈的变化。今天,传统的安全观已经过时,我们应该关注所谓的“全面安全”。日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次提出了这个概念,不久之后,这一概念得到了学界的宣传普及。习近平主席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概念:“总体安全”。这与“全面安全”很相似,从兼顾经济安全、环境安全、人类安全、国家安全的角度来思考中国当前面临的风险。很显然,本地区的领土纠纷和分裂主义都会威胁到这些安全。经济安全包括劳动密集型产业、低经济增长率、金融风险、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环境安全包括气候危机和海平面上升等。人类安全包括海盗活动、毒品走私、人口贩卖和恐怖主义。我们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安全问题,因此需要用一种全方位的安全观来应对。

那么,如何达成全方位的安全观?

首先,我认为中国和东盟应该就共同的责任达成共识。第二,需要构建一个平台,以便让各国领导人探讨蓝色经济并将其付诸实践。第三,需要建立一项机制,以促进评估;第四,还需要建立监察机制以确保各方照章执行。

作为学者,我认为蓝色经济概念应被纳入中国国家海洋局发布的《南海及其周边海洋国际合作计划》,并且将其列入政府的指导方针。发展蓝色经济是《“一带一路”建设海上合作设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设想》中写道,“发展蓝色经济已经得到了国际性的共识,开创了聚焦海上合作与发展的新时代。”我们将携手构建海上合作平台,发展蓝色伙伴关系,力求人与海洋之间的和谐,坚持绿色发展、海洋繁荣、海上安全、创新型经济增长与合作治理。

我认为蓝色经济合作机制不仅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而且可以在不同的平台上加以讨论。这些平台包括亚太经合组织、东亚领导人峰会、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等等。据我所知,中国政府已为此调动了大量的资源,比如中国-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中国-印尼海上合作基金、《南海及其周边海洋国际合作计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它们都将在发展蓝色经济方面做出贡献。此外,我认为中国政府也在筹备新的基金和项目促进中国-东盟蓝色经济合作。因此,我认为可以通过各方努力来实践蓝色经济合作,把南海地区变得更加美好。谢谢大家。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经发言者本人审阅,仅代表作者观点。部分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