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刘晓博:俄对北极航道愈发严苛的管理,已影响他国的通行权利

作者:刘晓博,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专业方向为世界海军建设、海上安全政策、海洋法、 海上兵力行动法研究。现任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员。

十秒看全文

从2019年起,外国军用舰艇在使用北极航道航行前,须向俄政府相关部门通报。俄罗斯的这一规定,愈发限制了外国船舶利用北极航道的权利。

东北航道大都位于俄罗斯的内水、领海及专属经济区内,因此俄罗斯将整个东北航道实施严苛的管辖。这些规定很大程度上基于对商船通过的安全,以及对北极地区脆弱生态保护的考虑。但对于军舰来说,由于军舰的最根本属性具有主权豁免,因此在一国领海以外的海域航行,通常享有航行自由。

此新规预示着俄罗斯可以随时拒绝外国军用舰艇通过北方海航道,这无疑是对外国军用舰艇在北冰洋内航行权利的严重减损。

俄罗斯对北极航道愈发严苛的管理已影响他国的通行权利

本文字数:1522字  阅读时间:4分钟

据新华社莫斯科11月30日电,俄罗斯国防部国家国防管理中心主任米津采夫11月30日说,从2019年起,外国军用舰艇在使用北极航道航行前,须向俄政府相关部门通报。米津采夫称,目前针对北极航道的使用规范存在法律缺陷,俄方对此正在协调修订相关法律,修订工作将在2019年北极航道开通前结束。此后,外军舰艇使用北极航道通行前,须向俄政府相关部门通报通行的性质。俄罗斯的这一规定,愈发限制了外国船舶利用北极航道的权利。

 

这里提到的北极航道,实际上指的是俄罗斯北方领土近海的东北航道,俄罗斯也称其为北方海航道,这条航道从欧洲挪威沿海和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经巴伦支海、喀拉海、拉普捷夫海、东西伯利亚海、楚科奇海至白令海峡,通往太平洋。北极航道的另一条重要航道——西北航道,穿越了加拿大的北极群岛和美国阿拉斯加近海,目前主要受加拿大的国内立法规定管理。东北航道是俄罗斯在北冰洋的传统海运通道,根据最新的2013年俄罗斯颁布的《北方海航路水域航行规则》规定,船舶在驶近或驶离北方海水域时,均要向北方海航道管理局报告,在进入北方海航道航行时,船东代表和船长要向北方海航道管理局申请办理船舶航行许可证,并在获得该许可证后方可驶入北方海航道。船舶在北方海航道航行时,必须由俄罗斯的破冰船实施破冰引导,并实施强制引航,俄罗斯还要收取引航费。北方海航道的引航费用相当可观,即使在冰情较轻,船舶不需破冰船引航的情况下,也要支付全额费用。

由于东北航道大都位于俄罗斯的内水、领海及专属经济区内,因此俄罗斯将整个东北航道实施严苛的管辖,要求事前的批准、强制破冰引航、强制收费。这些规定很大程度上基于对商船通过的安全,以及对北极地区脆弱生态保护的考虑。但是对于军舰来说,由于军舰的最根本属性具有主权豁免,因此在一国领海以外的海域航行,通常享有航行自由。东北航道要穿越俄罗斯的喀拉海峡、维利基茨基海峡、散尼科夫海峡、德米特里-拉普捷夫海峡,这些海峡均位于俄罗斯宣布的领海基线内,海峡内的水域是俄罗斯的内水,俄罗斯对于通过这些海峡的船舶主张管辖具有一定的依据。但是这些海峡同样也是东北航道内重要的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根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立的规则,在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中,外国船舶可以行使过境通行权,而无须向沿岸国通报或获得批准。过境通行制度对于军舰来说尤其重要。

 

在2016年6月15日,中国海军1艘电子侦察船穿越日本九州岛南部的吐噶喇海峡,引起了日本方面的高度关注。吐噶喇海峡位于日本的领海内,海峡内的水域是日本的领海。日防卫大臣中谷元随即表示:“中国海军舰艇是在跟踪参加美日印联合演习的印度舰艇过程中,进入了我国领海……这是二战以来,中国第二次进入我国领海,非常令人担心。”6月20日,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和有关国际实践,在用于国际航行的领海海峡内,所有船舶享有过境通行权,无需向沿海国家提前申报。” 因此,中国海军舰艇通过吐噶喇海峡是在行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的正当权利。

作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俄罗斯在北方海航道中的严苛限制,无疑是对外国船舶,特别是外国军舰通行权利的一种过分的限制,是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明确规定相违背的。此次俄罗斯要求自2019年起外国军用舰艇在使用北极航道航行前,须向俄政府相关部门通报,也就预示着俄罗斯可以随时拒绝外国军用舰艇通过北方海航道,这无疑是对外国军用舰艇在北冰洋内航行权利的严重减损。由于俄罗斯在制定北冰洋航行通过制度上占据天然的地理优势,因此域外国家在主张自己的通过权利时,仍需与其展开具体的磋商,争取能够同时顾及到作为沿海国的俄罗斯与其他航行国的权利。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国观智库。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