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谁在干扰?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引发的思考

本文字数:1956字  阅读时间:5分钟

十秒看全文

近日,APEC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会议总体上取得了成功,但却首次出现了未发表领导人宣言,而以“主席声明”结尾的情况。

美国在会议期间的表现,不禁让人觉得美国正在为其“保护主义”披上“合情、合理、合法”的外衣。为此,笔者对中国在未来处理APEC事务方面提出以下几个建议:

1、中国应加强与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密切联系,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2、中国应以“一盘棋”的思维进行统筹考虑,严守磋商底线,警惕“蝴蝶效应”。

3、中国应充分利用APEC规则,发出“中国声音”。

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首次未发表宣言所引发的思考

11月17日至18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举行。会议主题是“把握包容性机遇,拥抱数字化未来”。会议讨论了区域经济一体化、数字经济、互联互通、可持续和包容增长等议题,有来自21个经济体的领导人出席。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在会后的发布会上表示,与会领导人就推动亚太地区包容性增长、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以及提高本地区民众生活水平等方面达成了共识。

虽然会议总体上取得了成功,但却首次出现了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未发表领导人宣言的情况,而以“主席声明”结尾。注意到在“主席声明”的第一条标注出有一小部分的经济体对声明中第9、16、17条持有不同的意见。纵观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过程及“主席声明”,我们发现会议未能按惯例发表领导人宣言,是各经济体对涉及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是否应在宣言中提及世界贸易组织(WTO)可能进行的改革等内容存在不同意见,而且美方在会议期间的发言和表态,自一开始就公然引入分歧,制造矛盾,破坏了会议的和谐气氛。另一方面,根据我国外交部对外的表态来看,会议期间,绝大多数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在会上都表达了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的鲜明态度,不赞同在相关问题上仓促下结论

此外,注意到近五年来,美国总统均参加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借此多边会议的场合宣扬自身亚太政策,但此次却只派了副总统彭斯出席会议,难道又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任性而为”?根据央视评论员苏晓晖的说法,2018年是很多亚太国家观察美国的亚太战略以及美国的经贸政策是否发生了变化的重要节点。美国总统此次未出席APEC领导人会议,更多的是释放出在美国的政府内部,对于美国的战略重心的重置以及战略投入的优先排序还有一些不确定因素。所以,特朗普未出席会议并非只是他个人的喜好。

倘若“单边主义”或“保护主义”的萌芽在APEC机制里持续壮大,未来APEC合作道路将充满曲折。但值得庆幸的是,APEC自成立以来,协商一致是各经济体参与APEC合作的一个基本原则和惯例。虽然美国作为第一批APEC成员,在近30年里,大部分领域都或多或少的出现“美国优先”的影子或由美国主导的项目或会议,但各方仍保持着协商一致,合作共赢的原则。如今,美国在领导人会议期间的表现,不禁让人觉得美国正在为其“保护主义”披上“合情、合理、合法”的外衣。为此,笔者对中国在未来处理APEC事务方面提出以下几个建议:

一、以“合纵”弱化“连横”,坚决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由个别经济体主导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等做法短期内不会停止,长期来看也不会消失。美方此次在领导人会议期间的表现体现了“保护主义”和“美国优先”的特点。APEC领导人会未能发表宣言,正说明了美方或其盟友纵使实力再强,在注重协商一致原则的国际组织里也未必能“一言堂”。为此,中方应加强与其他APEC成员,甚至与其他国际组织、其他地区和国家的密切联系,以“一带一路”倡议为抓手,建立命运共同体,以“合纵”的方式维护多边贸易体制,避免“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行为影响APEC合作进程。

二、严守磋商底线,警惕“蝴蝶效应”

此次会议期间争议的焦点之一是涉及WTO的改革议题。虽然WTO如何进行改革是其内部的工作,但APEC作为亚太地区最高级别的政府间经济合作机制,其成员的意见对WTO具有建设性的贡献。例如此前WTO在进行环境产品清单谈判时,就是以APEC清单为基础展开的磋商。可鉴,APEC所形成的成果对WTO等其他国际组织的影响之大。为此,中方应以“一盘棋”的思维进行统筹考虑,将各领域进行信息共享,严守磋商底线,不能顾此失彼,因小失大,避免籍此在其他领域产生的不利影响。

三、充分利用APEC规则,发出“中国声音”

APEC是基于“协商一致”原则的政府间经济合作组织,而非约束力的国际组织,具有“开放、渐进、自愿、协商”的特色。它的规则也是目前国际组织中较为先进和完善的。中方作为APEC成员的“后来者”,虽然参与度很高,但在规则制定方面的影响力仍然有限。所以应充分利用APEC规则和惯例,以建设性的态度和务实的作风,逐步发挥“中国作用”。一方面,借用APEC平台推动国际社会相关议题的讨论,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提出“中国方案”,发出“中国声音”。另一方面,以外促内,通过在APEC领域的合作,推动国内相关事务的发展,尤其是涉及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领域,从而促进国内经济和贸易的增长。

总之,APEC不是各经济体零和博弈“厮杀的战场”,也不会是贸易战的“帮凶”,更不会为了帮助某些个体实施“单边主义”或“保护主义”的做法披上“合法的外衣”。APEC是深化各经济体之间合作的平台,是相互促进各经济体发展自身经济,提高各经济体能力建设的平台,更是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重要平台之一,APEC始终将为促进各国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提供支持。

作者:王骏博,国观智库实习研究员,厦门大学海洋与海岸带发展研究院博士生。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部分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