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马来西亚专家: 中马关系没有恶化, 马方期待南海渔业合作

近日,2018年(第二届)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在厦门举行,国观智库领衔的中国学者和东盟智库学者就南海地区的海洋治理和地区合作进行了深入对话。现将会上专家观点整理成文章发布,以飨读者。

2018年(第二届)国观智库-东盟智库对话会专家观点摘录

Ngeow Chow Bing(饶兆斌),马来西亚大学中国研究所代所长。研究方向:中国政治、马来西亚政治、政治学史。

本文字数:1944字 阅读时间:6分钟

十秒看全文

马哈蒂尔政府上台后,中马双边关系放缓,但不太可能恶化,相反,新政府仍决心与中国保持良好和积极的关系。

在南海问题上,长期以来,马哈蒂尔并未将中国视为威胁。然而,在中国海军舰艇不断显示存在以及来自不同国家的非法捕鱼引发一些争议之后,马来西亚在与邻国的关系上明显提高了警惕。面临越来越复杂的新问题,如非法移民、海盗、激进主义等,马来西亚没有足够的能力单独处理,因此需要与中国加强合作。

中马可以在打击非法捕鱼、海警训练、渔业基础设施建设(如在吉打州)、渔业合资等领域加强对话,而合作开发南海油气尽管还面临一些障碍,但高层之间的协调是必要的。

Negeow Chow Bing:

谢谢主席先生。我是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的Negeow Chow Bing。首先,我要感谢国观智库邀请我参加这个会议,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和重要的对话。我要讲的是马来西亚-中国海洋合作的问题,基本上是一个初步行动。

马来西亚今年更换了政府。纳吉布总理的党派在竞选上输了,但在这段时间里,马中关系实际上有了很大的改善,包括两军关系。在军事关系方面,两国在纳吉布政府下台之后,开始进行了更频繁的互访,马来西亚甚至从中国采购武器。

现在马哈蒂尔又重新掌权了,中马双边合作关系似乎有所放缓,但不会急剧恶化。我认为,新政府的决心是同中国保持良好和积极的关系,到目前为止,事情仍在进行中,也许还会有一些新的进展。

在20世纪90年代的南海问题中,马哈蒂尔并没有把中国看成是一个主要的威胁,尽管双方都声称拥有主权。但自2013年、2014年以来,发生了一系列涉及中国船只进入马来西亚水域或专属经济区事件,马来西亚认为那些海域是其专属经济区的一部分。所以马来西亚国防官员和战略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海军和渔政海警船的行为加剧了两国之间的冲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采取了更加谨慎的态度,真正重视中国的立场。但到目前为止,马来西亚仍然对中国南海政策保持低调态度。近日,一艘中国海岸警卫队的船只在南康暗沙南部不断停靠,马来西亚已经发出了警告,所以我希望双方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能达成某种谅解,而不是试图把南海变成自己的海域。

非法捕鱼是马来西亚海警日常面对的问题

就非法捕鱼而言,事实上,渔民主要来自越南,中国渔民非常少。现在马来西亚海岸警卫队要处理的事情更多了,来自越南的非法捕捞,还有一些来自菲律宾,还有一些来自印度尼西亚,但大多数人仍然来自越南。

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MMEA)的Zon Kota Kinabalu特别强调了这一点。该机构在一周内抓获了两艘在马来西亚海域非法捕鱼的越南渔船,在船上发现总计约1.7吨金枪鱼。这两艘船都是在MMEA上周开展的“帕加尔劳特”行动中被捕获的。

最近的一次抓捕行动是在距印尼巴兰邦岸群岛78海里的地方实施的。我们还发现了450公斤鱼,大部分是金枪鱼和其他种类。

但这些外国渔船只是问题的一个小的组成部分,因为罪魁祸首是他们的“母船”,它收集捕获的海洋生物,并为船只提供食品、水和燃料等后勤保障。这些渔船通常每次出海捕鱼2-3个月,然后向母船报告,母船收集捕获的海洋生物,帮助渔民补充食物、水和燃料。“我们的目标是母船,但很难赶上,他们通常就在马来西亚的海上边界附近活动,这次事件发生在距离菲律宾边界很近的地方,”Zon Kota Kinabalu补充说,过去MMEA已经抓了很多在印尼和菲律宾注册的渔船,他们都在马来西亚海域非法捕鱼,但值得注意的是入侵的越南籍船只数量在上升,一周内都抓了两艘了。

这就是我们的海岸警卫队真正工作。我上周在北京和我的一些朋友提到了这一点。问题就在于 “母船”的新型犯罪方式上,这个我们真的很难抓住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国家的运转。因为那里有很多的非法移民、海盗和武装分子,在沙巴和菲律宾南部之间,在沙巴东部海域。我们谈论南海好像主要就是针对声索国和主权问题,但是日常问题其实更多面对的是处理这类问题,马来西亚需要的是我提到的执法能力。

仅仅能够应对这些挑战是不够的。就在昨天,我们还谈论了在沙巴的海上吉普赛人。基本上,马来西亚没有办法对付这些人。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也可以考虑在这一领域提供合作。据我所知,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和中国海警之间有非常积极的合作。但是我认为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之间的协调机制依然存在严重问题,这些问题并没有显著减少。如果中国想要介入这个领域,也必须非常谨慎敏感,因为该地区也有一些分裂主义运动。或许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新的机制,可以保证让各方公平地共同解决这些问题。

马来西亚关注与各国在渔业领域的合作

我认为,在合作领域,打击非法捕鱼是主要方面。在海岸警卫队方面,能力培训项目将有助于那些急需这种援助的国家,尤其是印尼。渔业合作方面,有发言者已经谈到了中国对印尼渔业设施的投资。但我建议把范围不仅限于中国或是马来西亚,而是所有国家组成某种形式的联合财团来分享的开发的权利,共同开发该地区的渔业资源。目前石油天然气的开采,前面的发言人也说了,是不太可能,如果有必要,我认为这种合作需要依靠政治去推动,需要由政治行为去领导,而不仅仅是一个商业上的合作。但是我认为渔业合作是有可能实现的,因为中国现在有很多这样的资源。中国有更多的先进技术,但是大多数国家渔船的装备水平仍然很低,所以也许中国可以考虑在这个领域进行合作。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独立智库之一。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