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3C执行理事: 通过健康的生态系统进行海洋开发

近日,国观智库在厦门举办了“全球海洋治理前沿问题研讨会”,此研讨会吸引了来自中国、菲律宾、越南、印尼、新加坡等国的海洋问题专家参会,围绕海洋秩序、海上安全、海洋生态、蓝色经济等全球海洋治理的前沿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我们现将会上专家观点整理成文章发布,以飨读者。

全球海洋治理前沿问题研讨会专家观点摘录

Connie Chiang ,3C Environmental Solutions执行理事,首席科学家。专注于提供环保领域的咨询和项目管理服务,曾担任联合国开发署黄海大海洋生态项目的项目经理,具有丰富的项目管理经验。

本文字数:2270字 阅读时间:6分钟

十秒看全文

Connie Chiang介绍了3C Environmental Solutions这一非政府组织的工作,该组织致力于为东南亚沿海社区提供粮食保障。Connie Chiang通过成功和不成功的案例分析了蓝色经济的本质。她认为,蓝色经济活动中的成功案例包括可持续水产养殖、生态链接、红树林苗圃等;不那么成功的案例则有沿海开发导致的海岸线侵蚀。

针对蓝色经济的理念,Connie Chiang表示,蓝色经济活动本身就有繁荣的内涵,因为沿海发展的短期收益带来了收入,然而从长远来看,环境破坏的成本可能会超过经济效益。Connie Chiang呼吁采取行动,更好地管理沿海和海洋资源。她建议思考这一问题,如何更好地将我们所拥有的广泛科技与改进治理行动联系起来。

Connie Chiang :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首先,我想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谈谈什么是“3C”,以及我们已经在小规模蓝色经济上取得了哪些成果。那么,我先介绍一下何为“3C”。 我们是一家非政府组织。尽管我们并不像新加坡国立大学那么富有名气,但我们认为我们做的事是很有意义的。为什么我们要提出“3C”这个概念呢?我们关心人类和大自然的福祉,我们为保护自然资源维持生态系统正常运作而工作,我们为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和民生的安全(尤其是物流安全)开展脚踏实地的活动。我们公司在美国注册,但我们的工作更着眼于东南亚和中国。所以回到中心问题:我们在忙于哪些领域的工作?其实,我们想要传播环境知识,引发公众的关注。环保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环境知识,不理解环境问题,那我们又如何能开展实际行动呢?

我们关注的重点是青年群体、环境保护中心,以及旅游中心。我们想尽可能地与公众接触,传播环保方面的知识。所以我们提出了自己的一套管理计划,并对如何实施计划给出了实质性建议。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尝试建立一些具有强恢复能力的社群,在那里,我们不仅可以增强人和动物的居住地稳定性,还能将人与自然联系起来;我们还能提供稳定的民生、生态环境的安全,这些关系到食物和收入的安全。

所以,对于沿海地区来说,如果生态系统非常健康,那么人们的食物和收入就能得到保障,人们就能享受繁荣的生活。看这些照片。这里有个地区情况并不乐观。这里可能之前是一片红树林区,然后有人把树都砍光了,把这片地区改成了养虾池塘。而养虾最后也已失败告终了。所以我们恢复了这片地区的红树林,现在人们可以在这片区域钓鱼,渔民可以在红树林的生态系统中捕获鱼和螃蟹,而大家都喜欢吃鱼和螃蟹。

我想分享一些成功的或失败的案例。如果要取得成功,那么在开始行动之前,我们必须要弄懂基本信息、弄清我们究竟面对的是什么问题、我们想怎么解决问题,以及想开始什么项目。所以我们开展了很多“乡村共同鉴定”(PRA)活动,让当地人告诉我们情况如何、有哪些问题、或者他们觉得有哪些解决办法。比如,在柬埔寨建立红树林苗圃来重建当地的生态栖息地,或者在泰国进行海草繁殖。这些举措可以重建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并带来其他方面的成功。如果我们能找到生态连通性,如果从海岸入海口到珊瑚礁都有良好的生物栖息地,那我们就能发展可持续的水产业了。在左边这张照片中,你能看到远处有一片红树林,近岸区域则有很多鱼箱。如果水质好的话,我们就不用大量投放抗生素了,我们不需要费那么大努力来让水质变清了。渔业在这种自然环境中当然可以蓬勃发展。与之相似的,泰国沿海地区有很多螃蟹滩,这也是确保食品安全的可持续农业的一种形式。从旅游业和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我们还有所谓的“绿鳍”项目,也就是要求人们在潜水时不要破坏环境。这些都能带来经济的繁荣。

而在上面的两张照片展示了海岸侵蚀的状况,这就是一些不太成功的例子了。在其中一张照片中,渔民仍然可以抓到很多鱼,那情况恶化的临界点是什么呢?临界点就是,当人们开始对渔民说,“你们已经抓了太多鱼了,现在你们得另找其他谋生手段了”。我们把这种发展方式叫做“糟糕蓝色经济”。短期来看,经济确实很繁荣,但这种繁荣可以保持下去吗?我们无从知晓。

所以,我今天想讲的是为什么今天仍有这么多“糟糕蓝色经济”的例子。我们的科学家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我们知道如何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我们知道应该把养殖密度控制在怎样的范围内,我们还知道怎样的水质才是好水质。我们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我们应该把我们知道的告诉其他国家。

基本上讲,我们只知道什么是健康的生态系统、民生和安全,尤其是对本地情况来说的。那么,有形和无形的繁荣呢?我们该怎么定义繁荣,又该怎么阻止为所欲为的人呢?我觉得,问题的根源在于人的贪婪,但缺乏管理也是问题的缘由之一。就像我说的,我们在技术上已经很成熟了,但为什么我们没有把技术与管理实践结合在一起呢?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定义,“治理”要有透明度、要考虑到公平、要让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参与进来,不管其势力强弱。透明度、参与度、包容度,人们应该从这三个维度来对政府提出改进意见。那么我们正在往何处去呢?在我最近发表的一片文章中,我认为我们仍然缺少一种国家和地区间的治理机制,这会加剧对自然生态环境的威胁,而且对几乎所有东南亚国家来说,这些问题都亟待解决。

但这也不代表我们已经没希望了。让我分享一个我认为是好的治理方式的例子,那就是我刚才提到过的“绿鳍”项目。“绿鳍”项目始于公众对环境友好型潜水方式的诉求。越南政府的做法更加超前,直接把“绿鳍”的相关原则写进了公共政策中,并在一个省份施行。这证明了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我们仍然可以借助我们已有的知识改善治理方式。这要求我们行动。我感觉自己像在为已经信教的人传教,因为我觉得所有人的都知道我们应该开展多方面的对话,应该增加对政策方面的压力,以此获得更多的支持;应该唤醒私企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度,让私企承担更多的企业社会责任来推动可持续发展。我们可以去游说那些私企,同时让政府给予私企更多地环境补助。

我认为基于社群的管理可以有效地让公众参与进来,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切实地看到这些活动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了。在一些特定领域,处于保护环境而设立的各种标准应该不只是为了赚钱,更要起到劝解的作用。最后,我想为一会儿的小组讨论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应该如何把那些我们知道应该做的事投入实际操作?我们应该如何用国家和地区的治理机制来促进地区内国家间的合作、来让我们的建议付诸实践?我们通常说得很多,但是做的很少。因此我提出了这两个疑问。感谢大家的聆听。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文中图片由发言者本人提供。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独立智库之一。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