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东盟放弃“塑造”中国? 谁说的? YOUNG POWER 研究报告

本文字数:1163字 阅读时间:3分钟

十秒看全文

动态:

越南学者Huong Le Thu认为,近些年来,由于无力或不愿意处理涉及到中国的地区安全问题,东盟的地区影响力显著下降,其结果是东盟放弃了“塑造”中国。

她认为,中国对东盟采取了诱导和压制的两面性外交手段;中国改变了对东盟的地区定位;东盟正在失去其魅力——以上三个因素导致东盟放弃了“塑造”中国,且这一现象难以逆转。

评论:

中国-东盟合作是亚太区域合作中最为成功和最具活力的典范。中国将一如既往地把东盟作为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致力于与东盟各方一道,打造更高水平的战略伙伴关系,构建更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坚定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支持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支持东盟在国际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东盟共识是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共识,而非某一成员国将自身私利以共同体的名义强加于其他成员国之上。东盟正在并将继续拥有塑造中国的能力与意愿;另一方面,东盟实际上对中国采取了大国平衡策略。

动态概要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近日发表越南学者Huong Le Thu题为 “Why the region has given up on ‘shaping China’” 的文章。Huong Le Thu认为,近些年来,由于无力或不愿意处理涉及到中国的地区安全问题,东盟的地区影响力显著下降,其结果是东盟放弃了“塑造”中国。她认为,三个因素导致东盟放弃了“塑造”中国,并且这一现象难以逆转。

第一,中国对东盟采取的两面性外交手段——诱导和压制(如同时动用经济利益诱导和武力、外交和心理压力等各方面的压制),成功阻止了东盟国家对中国崛起进行集体性制衡。在南海争端和湄公河流域开发等问题上,中国坚持在双边或者小型多边外交场合的框架下设置议题、解决议题,凭借中国与东盟成员国之间巨大的权力差距,最大化自身议题谈判能力,从而防止有关争端“地区化”、“国际化”,进而演变为“东盟问题”。而在多边层面上,中国对东盟成员国采取了分而治之的策略,结果是分裂了东盟,典型的例子是2012年东盟峰会上东盟未能发表联合声明,这导致人们对东盟机构区域作用的信念减弱。

第二,中国改变了对东盟的地区定位。自2012年以来,中国外交不再是简单地回应东盟提出的原则,中国对邻国的作用发生了明显变化。中国更倾向于表达本国外交政策中的愿景、规范和价值观。在“中国梦”的旗帜下,中国现在有了一个新愿景:实现全球大国地位,维护其在国际体系中树立了“正当地位”,创建一个繁荣美丽的中国。因而,聚焦地区治理的东盟中心性概念,并不是一个更强大、自信的中国的首选方案。

第三,东盟自身原因——东盟正在失去其魅力,是导致东盟放弃“塑造”中国的重要原因。近些年来,东盟内部发生的变化对东盟自身在地区政治中的角色也产生了负面影响,进一步凸显了它相对于强大邻国的弱点。例如,各成员国的国内动荡和高层变动导致对区域主义的整体热情降低。更令人担忧的是,缺乏区域领导使得东盟无法解决许多问题。与此同时,东盟的共识原则正在被滥用。中国越来越容易利用成员国的个体利益,包括经济利益,这种方式往往会破坏机构的忠诚度。

作者的结论是,目前东盟正从积极的区域外交规范制定者转变为对中国经济举措或军事力量的被动回应,且回应也因各国具体情况而异。东盟没有领导能力,甚至没有团结感。面对一个日渐强大的中国,东盟缺乏谈判能力,更不用说塑造其行为的能力了,只能适应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令人担忧的是,这一现象可能难以逆转,尽管存在变数。东盟需要从解决因素三(内部变化)开始,从而解决因素一(区域规则)。因素二只能间接解决,但东盟领导人需要牢记,区域反应(或缺乏反应)会增加或削弱中国的野心。这就是塑造的力量。

YOUNG POWER 研究员评论

中国-东盟合作是亚太区域合作中最为成功和最具活力的典范。中国一贯坚持把东盟作为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坚持睦邻友好、互利共赢,致力于同东盟共享机遇、共赢挑战,构建更为紧密的命运共同体。

国际政治并非只有对抗和制衡,还有合作和共赢。国际关系需要新模式、新局面。中国并未采取威逼利诱、分而治之的方式分裂、削弱东盟, 中国也并未改变其对东盟的地区角色定位。新时代中国对东盟的基本政策是:中国将一如既往地把东盟作为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致力于与东盟各方一道,打造更高水平的战略伙伴关系,构建更紧密的命运共同体;坚定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支持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支持东盟在国际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东盟共识是东盟成员国之间的共识,而非某一成员国将自身私利以共同体的名义强加于其他成员国之上。如果成员国对议程的某一问题产生分歧,那么东盟成员国之间就需要经过协商的方式以推动达成共识。2012年东盟峰会未能发表联合声明的主要原因是当年菲律宾企图将南海问题由菲律宾-中国双边问题包装成东盟-中国问题,其实质是将个别成员国的非法私利置于东盟共同利益之上,是政治绑架,将对中国-东盟关系造成实质性损害,柬埔寨作为当年主席国,有责任采取行动阻止菲律宾的行为,在整体层面上维护中国-东盟关系的稳定和健康。

关于东盟是否失去了“塑造”中国的能力,事实上这一问题的答案很明显。东盟正在并将继续拥有塑造中国的能力与意愿。一方面,中国坚持各国不论大小一律平等,愿意与其他国家和平共处,求同存异。而东盟可以凭借自身实力和现有多边外交机制继续对中国施加影响力、塑造中国。东盟是亚太地区重要的政治行为体,在地区合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每年的东亚峰会、东盟峰会等系列峰会,都是东盟施展自身影响力、巩固东盟中心性的重要舞台。中国也是东亚地区合作的积极参与者,与东盟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另一方面,东盟实际上对中国采取了大国平衡策略。在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同时,通过引入域外大国平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实力和影响力,维持东盟在该地区的中心地位和主导作用。东盟在经济上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但在安全上与美国、日本等国开展密切的防务合作。在“四边安全对话”机制上,东盟的态度也十分微妙。未来地区局势的变化将推动东盟与中国之间产生更多的互动。

自1991年开始,中国与东盟开启对话进程,如今中国-东盟关系已走过了27个年头。2018年是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15周年,中国-东盟关系已跃上提质升级的新台阶,其引领性、实质性和战略性正日益凸显。

2018年8月,在新加坡举行的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期间,中国和东盟国家就《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2030年愿景》达成共识,将构建以政治安全、经贸、人文交流三大支柱为主线,多领域合作为支撑的合作新框架。这一文件将指引中国-东盟关系发展方向,推动中国与东盟战略合作行稳致远。中国与东盟正在并将继续在合作中相互塑造对方,共同推动地区进步、繁荣与和平。

国观智库 YOUNG POWER 特约青年研究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