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019年, 北极将成为地缘竞争的重点地区!YOUNG POWER研究报告

本文字数:2832字 阅读时间:8分钟

十秒看全文

近年来,俄罗斯、加拿大和丹麦先后对北极地区大陆架发表主权声索,使三方在领土和大陆架开发等多个领域产生矛盾与冲突。除主权问题外,北极相关国家也将在军事、自然资源、航道资源等多个方面展开竞争。

在军事方面,相关国家已经开始了在北极的军备竞争,而这种竞争将很有可能在2019年持续,甚至存在升级为直接冲突的可能性。资源尤其是航道资源方面的竞争,也同样引人关注。在航道开发上,俄罗斯与其他众多北极相关国家已有即将发生冲突的迹象。

中国近期针对北极的一系列重要举措也引起了一些国家的关注。《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指出中国未来将扩大北极探索的规模、参与北极相关国际事务、开发北极航道旅游及自然资源并保护北极自然环境。相关国家和机构对中国参与北极事务及合作开发北极资源提出了针锋相对的意见。

2019年, 北极将成为地缘竞争的重点地区

根据加拿大国际事务(Global Affairs Canada)2018年10月的消息,加拿大政府将于2019年初向联合国提交其在北冰洋地区大陆架边界的申请,该消息已引起世界多个国家的警惕。

早在2016年2月,俄自然资源部部长就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俄罗斯对于北冰洋大陆架的主权声索申请,该主权申请涵盖了包括北极点的地区。而在更早的2014年12月,丹麦已提出了北冰洋大陆架的领土主张,该主张同样也包括了北极点的地区。毫无疑问,这些国家的领土主张是重叠且冲突的,俄罗斯、加拿大和丹麦对北极地区大陆架的主权声索无疑将使三方在领土和大陆架开发等多个领域产生矛盾与冲突,导致原本已紧张的北极地缘竞争形势进一步恶化。

可以预见的是,北极将会是下一个地缘竞争的重点地区。而除上述主权问题外,北极相关国家未来也将在其他多个方面展开更加激烈的竞争。

在军事方面,相关国家近来都已意识到了北极的重要性,并都在为应对可能发生的北极地缘竞争做准备,多个环北极国家为掌握北极水域主导权已开始进行军事力量建设。根据新华社报道,2018年10月25日北约在挪威临近北极地区开展的“三叉戟接点”演习为冷战结束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加拿大、美国及其他相关国家也都进行了多次军事演习以遏制俄罗斯在北极的军事活动。美国海军上将PAUL F. ZUKUNFT主张将一些曾用于救援的近北极岛屿军事化,同时增加破冰船的研发建造投入、发展海岸警卫队并增加在北极的军事建设来提高美国与中俄博弈的竞争力。此外他还主张在北海航线进行“航行自由行动”。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2018年3月的一篇报道(《Russian Submarine in Arctic Tracked ‘Enemy’ Sub Undetected for Days》),俄罗斯的核潜艇已在北冰洋地区进行了大范围活动,并曾长期尾随侦察他国潜艇。

北极相关国家已经开始了在北极的军备竞争,而这种竞争将很有可能在2019年持续,甚至存在升级为直接冲突的可能性。据澳媒报道,俄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已于2018年12月表示,俄罗斯将于2019年8月至9月在其北冰洋沿岸的新西伯利亚岛地区开展军事演习,以测试俄军在北极地区的作战能力。绍伊古同时宣布俄罗斯将在2019年完成在斯莱德涅岛、弗兰格尔岛及施密特角的基础设施建设, 以在该地区部署防空雷达和导航基站。

资源开发方面的竞争也将继续在2019年的北极上演,世界诸多国家都在加快北极资源开发的进程。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6月7日表示将花费400万美元用于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设施建设,为在该国最大的野生动物园进行的石油钻探项目做准备。俄罗斯也于2018年5月初启动了一个小型浮动核电站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在北冰洋扩大海上油气开采规模提供动力。

与自然资源同时被开发的是北极的航道资源。在航道开发上,俄罗斯与其他众多北极相关国家已有即将发生冲突的迹象。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国家国防指挥作战中心司令米津采夫2018年11月30日公开表示,从2019年开始所有外国军舰在使用北极航道前必须事先通知俄罗斯。这意味着未来使用北极航道的东北航道部分将必须经过俄罗斯方面的同意。与俄罗斯类似的主张也在北极航道的另一条“主干道”——西北航道出现过,2017年8月27日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就曾宣布所有经过“西北航道”,即从大西洋经欧亚两洲北部诸海到达北冰洋的船只必须提前向加拿大海岸警卫队申报。该主张曾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西方国家都认为北冰洋水域不应归任何一个国家单独所有,加拿大的此项主张与国家水域自由航行权相冲突。因此,可以预见的是本次俄罗斯的主张也将在2019年引起更多关于北极航道的纷争。

而与此同时,北极航道已经被俄罗斯利用并投入生产,例如中俄两国最大能源合作项目——中俄亚马尔天然气项目的首批液化天然气产品(约1亿立方米)已由Arc7破冰级LNG运输船“弗拉基米尔·鲁萨诺夫”号承运,自萨别塔市起航,通过北极航线运向中国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的大洋港LNG接收站运输液化天然气,已于7月19日送达。俄罗斯对北极资源的进一步开发无疑对其他国家的北极战略施加更多压力,北极资源开发权的争夺则将逐渐由间接走向直接。

中国近期针对北极的一系列重要举措也引起了一些国家的关注。中国在2017年7月的中俄领导人会晤中首次提出了“合作开发北极航道,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于2018年1月26日发表的《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则将中国定义为近北极国家,该白皮书指出中国未来将扩大北极探索的规模、参与北极相关国际事务、开发北极航道旅游及自然资源并保护北极自然环境。

相关国家和机构对中国参与北极事务及合作开发北极资源提出了针锋相对的意见。美国国会众议员瑞克·拉森就曾在2017“遇见北极”研讨会(Arctic Encounter Symposium)呼吁提高美国在北极地区的安全和防御投资额,应对俄罗斯和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美国海军部长理查德·斯宾塞也在2018年5月表示,在中国崛起为“北极利益相关国”的情况下,美国海军的北极地区战略需要不断更新,并在该地区进行更加充分的科学、人力资源和商业投资,以提高其在北极的竞争力。

随着对地球探索的逐步深入及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类的活动已覆盖了全球每一个角落,并不断在更多未曾涉足的区域留下脚印,可以说人类发展的历程就是征服星辰大海、发现新的版图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冲突与矛盾总是不可避免。

在当代地缘政治博弈日趋激烈的环境下,作为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尚未被大规模开发的地区之一,北极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国家间角力的“斗兽场”。盖尔·荷内兰德和奥拉夫·S·斯托克就曾提到,冷战结束后人类对北极国际和国家事务的兴趣不断提高,北极地区将对相关国家的国内国际政策造成更大的影响。国家间的对抗目前已在北极初见端倪,在可预见的将来,北极的地缘政治竞争会愈发激烈。中国则应在未来坚持既定的北极战略规划,坚持以合作的方式开发北极资源,维护北极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中国已在与北极相关的许多领域做出了贡献和承诺,如北极地区的气候变化研究、建立对矿产资源可持续发展的规则和制度及确保该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中国尤其强调“合作共赢”的共同利益发展战略,这包括在科考站建立、破冰船建设、航道开发和能源贸易领域与更多国家进行合作。这些与北极相关工作的成果也已获得一些国家的认可,例如众多丹麦学者已认识到中国在北极地区的活动与“极地丝绸之路”的建设意味着更多可靠的中国投资和基础设施项目将前往北极,为北极带来更多资源的同时也为极地国家提供了机遇和挑战。俄罗斯方面则对中国的“极地丝绸之路”战略持有较大兴趣和合作意愿,中俄双方已在北冰洋海底电缆、石油勘探、北极贸易航线及北极深水港口建设方面开展了多项重要合作,俄罗斯希望来自中国的资金可以为因长期受西方制裁而发展缓慢的基础设施和资源开发投资注入新鲜血液。

作者:李安迪,国观智库实习研究员,墨尔本大学公共政策管理学硕士。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文中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