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如何共同维护南海“祖产祖业”?国观智库两岸海洋法律问题对话会在京举行

1月29日,由国观智库主办的“国观智库两岸海洋法律问题对话会”在北京举行。会议以“两岸共同参与海洋治理中的法律共识”为主题,与会嘉宾围绕“台湾海洋政策的目标及影响”与“两岸历史性权利主张的异同”两个议题展开主旨发言及深入研讨。

台湾海洋大学荣誉讲座教授、台湾立法院前立法委员邱文彦,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王冠雄,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傅崐成,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资深研究员薛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曹群,国观智库专职研究员田秋宝参与讨论,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周秋麟主持会议。

周秋麟

台湾海洋大学荣誉讲座教授、台湾立法院前立法委员邱文彦分析了台湾海洋政策和立法的情况。他指出,海洋对台湾的发展极其重要,但一直以来台湾对海洋的管理和立法机制非常分散,缺乏统一的、相协调的制度,这是台湾成立海洋委员会的缘由。在海洋立法方面,台湾先后制定《国土计划法》和《海岸管理法》,主要是借鉴了美国的一些经验。目前在立法委员赖瑞隆的主张下,台湾正在编纂《海洋基本法》,宗旨是以生态、安全、繁荣的海洋为目标,维护海洋权益,提升国民海洋科学知识,深化多元海洋文化,加强海洋活动安全,适应气候变化,保护海洋环境,促进资源可持续利用,健全海洋产业发展,整合协调海洋事权,并推动区域及国际海洋事务合作。但《海洋基本法》涉及台湾29个部门,跨部门协调及与其他相关法律竞合的问题,面临巨大挑战,能否达到统合事权的原定目标,各方关注。因此,出台之路困难重重。未来,为保障海洋能的可持续利用,台湾将重点研究海洋空间规划相关的政策,这方面大陆的经验十分宝贵。

邱文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资深研究员薛力表示,针对蔡英文当局的南海政策偏好,以及后蔡英文时代的可能变化,大陆有必要调整两岸南海合作的思路与措施。他建议,就整个南海争端而言,大陆应该在占据道义制高点的基础上推进包容各方关键利益诉求的南海政策,并为此搭建相应的多边框架落实“南海争端解决路线图”。就两岸南海合作而言,他认为也应该比照这个思路,一方面占领两岸南海合作的道义制高点,一方面切实让利于台湾(优惠程度至少不能差于越南提供给国际能源公司的条件),使得台湾的“大陆合作派”(无论属于什么党)可以据此争取台湾民心并与大陆合作,而使得台湾的“不合作派”(不论属于哪个党)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占据道义制高点而言,大陆应该让台湾提议如何合作,“什么都可以谈”;就实际让利而言,油气开采等在风险共当的情况下让台湾获取大部分收益。此外,两岸学术界的合作更可以多方式进行,如共建南海生态保育小组、渔业合作协调小组、南海污染防止研究小组、联合培养研究人才等方式。总之,通过多方面措施,两岸在某种程度上“协力”应对南海争端,并实现道义与务实两方面的合作。

薛力

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指出,两岸面对共同维护南海“祖产祖业”的问题,虽然确实存在感性的期待,但是须理性思考两岸存在的分歧,以及处理国际社会现实的无奈;张竞建议两岸双方应多进行换位思考,避免采取任何可能导致增加双方负面情绪的举措,更要进行自我约束,避免发表亲痛仇快、逞口舌之快的言论。

张竞

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院长,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傅崐成分析了民进党南海政策的取向及其潜在风险。傅崐成指出,在南海主权方面,台湾泛蓝阵营与大陆保持一致观点,甚至比大陆更早地提出了南海历史性权利主张;而台湾泛绿阵营则在全面否定在中国大陆的历史基础上,主张南海历史性权利,其特点是坚持“台独”党纲的基本立场、隔离中国的历史证据与历史权利、不放弃太平岛、不坚持其它岛礁主权。基于台湾泛绿阵营以上主张,傅崐成总结了可能存在的风险:1)民进党可能主动提出南海仲裁案;2)反对大陆防空识别区;3)与美日合用太平岛;4)批评大陆南海军事化;5)破坏中国的历史证据链;6)接受部分菲律宾仲裁案结果;7)参与南海多边机制;8)丑化两岸交流;9)争夺黄岩岛纠纷的话语权;10)随时唱反调以提高美国的领导地位。

傅崐成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王冠雄梳理了详实的南海历史资料,从而证明了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王冠雄指出,马英九上任后,要求台湾众多部门及科研院所根据重要性、关键性、历史性和启示性原则,整合南海历史资料,目前成果已经展出。王冠雄以1956年的“克洛玛事件”为例,证明了台湾维护南海主权的行为,以及外国对中国南海主权的承认。王冠雄指出,两岸共同维护南海历史性权利的行为具有延续性,但目前蔡英文当局正在淡化台湾的南海主权主张,对台湾民众对南海主权的认知造成了不良后果,这需要我们高度警惕。

王冠雄
“克洛玛事件”历史资料图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曹群解读了大陆学者对南海历史性权利的认识,他指出在近代西方殖民者来到之前,中国对“海疆”及“中国管辖洋面”的认知与西方大为不同,中国在南海的“传统捕鱼权”并非源于断续线,因为中国渔民千百年来已长期在南海区域行使,不仅有晚清政府官员观点可以佐证,还有明清时代《更路簿》为证。1949年后直至20世纪七八十年代,南海水域历史性权利较少为我国学者关注,学术文章多将断续线称为南海诸岛范围线,一般强调对南海诸岛的主权主张。曹群认为,南海断续线与历史性权利范围并非一定要作必然关联(纯依历史上之实践,个别区域甚或可超出断续线之范围),应坚持“中国在南海拥有历史性权利”的严谨表述。他建议在维护南海历史性权利问题上,历史、法律、国际关系等领域应加强跨学科研讨与交流,完善维权资料。

曹群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仅代表发言者观点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