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菲律宾在中国南沙非法建造,“中业岛危机”已经爆发?!

本文字数:3007字 阅读时间:8.5分钟

十秒看全文

动态:

CSIS旗下网站AMTI称,菲律宾在南沙群岛的中业岛上新建的海滩坡道工程接近完工,菲在中业岛填海造地期间曾被近百艘中国舰船围岛抗议。同时,菲律宾海岸警卫队“雷蒙·阿尔卡拉斯”号巡逻舰也出现在同一片海域,意图声援岛上修缮行动。

分析:

在西方舆论的渲染下,“中业岛危机”似乎已然爆发。但需要强调的是:第一,中业岛地区目前并不存在海上冲突,也不存在一触即发的潜在危机爆发态势。第二,中业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菲方对该岛和相关岛礁采取的任何改变现状的行为,都无法改变其非法侵占我国领土的事实和法律属性,相关填海造陆行为是非法的。第三,中国不存在西方媒体主观臆想的“海上民兵”。最后,我们需要提醒,当前全球战略竞争正朝着高度敏感化的方向演进,中菲之间的和平友好局面来之不易,双方对此都应当珍惜,防止一方因奉行功利主义、极端利己主义而被别有用心的第三国利用或操控。

▍动态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旗下“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于2月6日发布多张卫星照片称,菲律宾在南沙群岛的中业岛上新建的海滩坡道工程接近完工,菲在中业岛填海造地期间曾被近百艘中国舰船围岛抗议。同时,菲律宾海岸警卫队“雷蒙·阿尔卡拉斯”号巡逻舰也出现在同一片海域,意图声援岛上修缮行动。自年初美国海军以“航行自由”为名,多次驶入我国领海、近海,到美菲两国国内呼吁重视美菲同盟关系,采取联合行动,遏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地区影响力,再到菲律宾“小步快跑”式的基建活动,加紧蚕食非法侵占的岛屿,南海局势不容乐观,值得高度警惕。

▍分析

近期,外媒披露菲律宾正在扩建中业岛等数个南海岛礁。在西方舆论的渲染下,“中业岛危机”似乎已然爆发。实际上,菲律宾的南海政策尚未发生重大变化,其在中业岛等地采取的相关行动尚不会给南海稳定局势和中菲双边关系带来破坏性影响,但需引起中国的高度关注。

首先,当前中菲关系的基本面不会因“中业岛扩建问题”而发生根本性变化,但2019年起菲律宾在南海地区的海上活动类型和数量确实可能增加。一方面,中美贸易战等客观因素,让菲律宾政府再次深刻地意识到了美国在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具有的强大力量。杜特尔特政府在中美之间的大国平衡战略,2018年以来出现偏向美国的摇摆,不再激烈地公开对抗特朗普政府。另一方面,由于美国的暗中影响和菲国内对中国南海行动能力的担忧,菲律宾军方和反对派在南海政策上对杜特尔特政府构成了持续的压力,在中美战略竞争背景下,这一压力正在“开花结果”,逐步演化为杜特尔特对国内相关势力的妥协。从程序上看,菲律宾在其非法占领的中业岛采取填海造陆措施,必然得到了总统杜特尔特的允许或认可。与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菲律宾早期的克制和低调相比,当前这些旨在改变南海岛礁现状的行为,标志着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更加积极主动。与此同时,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除美国较为频繁地发起“航行自由宣示”行动外,南海局势基本趋于稳定,各南海争端国都在利用这一“战略机遇期”抓紧提升自身实力,包括采购海上军事装备、改组或扩建海上作战与执法力量、升级海上基础设施等。菲律宾也正在努力利用“和平环境”,进一步强化和扩大自己在南海的战略基点,从而为其将来可能的海上战略行动提供支撑。因此,菲律宾当前在中业岛的行动,并非是要改变其2016年以来的南海政策基调,而是其实现菲律宾南海利益的机会主义行动,瞄准的是未来的而非当前的南海格局。

其次,《南海行为准则》的制定可能会受到菲律宾中业岛式行动的影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五项提出:“各方承诺保持自我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和平与稳定的行动”。2018年中国与东盟国家就“南海行为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达成一致,中方公开表示愿争取未来3年内完成“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并将准则定位为“符合地区实际、满足地区需求的地区规则”。为了这一目标的顺利实现,各方应当主动约束自己的行为,避免节外生枝。但是,按照菲律宾目前的计划,其岛礁基础设施建设与填海扩建计划并不限于中业岛一处,这在地区国际政治和国际造法活动中具有的潜在破坏力可能是惊人的。当前,《南海行为准则》在制定过程中遇到的最核心问题之一,就是准则最终应否具有法律拘束力。《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十项提出:“有关各方重申制定南海行为准则将进一步促进本地区和平与稳定,并同意在各方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朝最终达成该目标而努力。”可见,《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没有直接明确《南海行为准则》的具体法律属性,但2018年以来各方就准则的法律拘束力正在或已经初步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这应当是没有疑问的。美国显然不希望看到中菲在南海地区建立稳定的资源联合开发机制,更不希望看到一个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南海行为准则》出现。菲律宾中业岛式行动,将可能破坏各方关于《南海行为准则》应当具备法律拘束力的潜在共识或初步妥协姿态,给准则制定进程增加了不确定性。

再次,必须警惕西方媒体在新时期以网络公共外交等方式制造和激化南海危机。事实表明,在中菲双方诚心推动南海资源联合勘探开发的大背景下,中业岛填海扩岛工程启动后,中、菲双方都采取了相对克制和低调的处理方式。菲律宾相关官员在出席学术论坛对菲律宾的岛礁建设工程进行了吹风,并提出了菲律宾“避免海上冲突”的底线,试图以非正式方式与中国政府和社会公众对话。根据中国学者的最新分析,当前中国并没有在中业岛海域增加己方船只数量或相关活动,但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所属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故意发布了一些似是而非、移花接木的卫星图片,企图挑起中国国内舆论的激烈反应和国际社会对南海冲突风险的再度关注。同时,美国军方通过“拉中国渔船凑数”等方式,大肆渲染中国的海上力量庞大规模。由于国际话语权和国际传播网络掌握在西方手中,一时之间,“亚洲海事透明倡议”人为制造的“中业岛危机”快速传播,客观上对中国南海政策和中菲关系造成了不利影响,使得部分不明真相的国际受众在南海问题上进一步强化了负向互动,并增加了杜特尔特政府在优化对华政策等方面面临的综合压力。

应当说,当前中业岛的形势并没有西方媒体渲染的那么严重,但相关问题的发展趋势也没有表面上的那么乐观。这里需要强调三点:

第一,中业岛地区目前并不存在海上冲突,也不存在一触即发的潜在危机爆发态势。中国在中业岛海域派驻的执法公务船只数量极其有限。特别是与钓鱼岛、黄岩岛等海域相比,可以判定,中业岛目前尚未成为中国海警局执法力量的长期定点驻地,暂未被列为中国当前的海上重点维权执法地域。中方的克制是有目共睹的。

第二,中业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菲方对该岛和相关岛礁采取的任何改变现状的行为,都无法改变其非法侵占我国领土的事实和法律属性,相关填海造陆行为是非法的。菲律宾不应采取妨害南海行为准则制定工作的不当行为。同时,菲律宾采用低级原始的填海扩岛方式,对当地海洋环境将会造成重大破坏,应当接受中国海洋环境保护和自然资源监管部门的密切监测。

第三,中国不存在西方媒体主观臆想的“海上民兵”。在捕鱼期内,中国渔船有权在中业岛相关海域行使正常的捕鱼权利和航行权利。同时,中国的部分渔船出于爱国主义和环保主义考虑,志愿在海上以驻泊、游走方式,对菲方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破坏海洋环境的非法填海工程表达抗议,在法律上、政治上和民族情感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西方媒体不必做过度解读。必须指出,2018年我国海上维权体制调整以来,公开遵循一项的重要维权原则就是“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菲律宾军方对其非法控制的中业岛进行扩建,必然已引起中国军方、海警的高度关注。如果接下来菲方采取进一步激化局势的踩线举动,那么,其任何一个中业岛式的行动恐怕都很难获得成功。

最后,我们需要提醒,当前全球战略竞争正朝着高度敏感化的方向演进,中菲之间的和平友好局面来之不易,双方对此都应当珍惜,防止一方因奉行功利主义、极端利己主义而被别有用心的第三国利用或操控。当前,中菲之间的头等大事,是携手推进南海资源联合勘探开发和《南海行为准则》制定进程,为两国间的长期和平合作奠定坚实的基础。切不可将中方的克制、宽容和忍让视为无原则的妥协退让。同时,一些国家也完全没必要幼稚到将中方视为三岁小孩,靠一篇捕风捉影的网文,没法搞乱中国的思想和办事的节奏。风物长宜放眼量,观鱼胜过富春江。菲律宾政府、军方和反对派只有将眼光放长远,才符合菲律宾人民的根本利益。

作者:陈惠珍,国观智库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法学院副研究员。研究领域:环境治理、海洋治理、网络治理。

本文为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图片转载自网络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