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印尼大选对南海问题有何影响? 纳土纳群岛水域值得关注!

本文字数:1861字                       阅读时间:4.5分钟

作者:杨晓强,国观智库特约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常务副院长、教授。

十秒看全文

近期,印尼在纳土纳群岛水域动作不断。要完整解读其种种高调行为,不能忽视4月17日大选临近的因素。调查显示,寻求连任的佐科支持率超出另一候选人普拉博沃约20%。可能动摇佐科基本盘的看来只剩下两张“牌”——宗教保守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主权问题向来是民族主义情绪的爆发点,反对派关于政府“惧怕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的指责肯定是纳土纳岛防备与开发计划加速推进的原因。

印尼围绕纳土纳海域的激进姿态透露出以下信息:第一,印尼将更加关注海权,但还没有明显迹象显示其对纳土纳海域形势认知有变。第二,印尼政府并不希望在敏感议题上刺激中国。第三,佐科与普拉博沃在不同场合均表达了重视对华合作的态度,然而两大阵营基于选票需要投机地利用排外主义,给两国关系造成不可预测的压力,值得担心。

▍动态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FR)和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本周相继发表文章,关注印度尼西亚新一届大选情况以及政权更迭可能带来的地区震荡。由于印度尼西亚无论是在人口还是地缘政治角度,都是东盟体系框架内的重要国家,其对整合印太地区的政治关系异常重要,因而,此次大选受到广泛关注。

▍分析

继在官方出版的地图上将南海靠近纳土纳群岛的水域标注为“北纳土纳海”之后,印尼在南海南端的这片群岛上近期动作不断。

一是强化军事存在。2018年12月设在大纳土纳岛的新军事基地建成启用,该基地拟由编制上千人的联合兵种部队驻防,包括潜艇、新型地对空导弹系统、医院等在内的作战和后勤设施设备齐全。印尼军方还宣布加快筹建新的联合防区司令部,位置就选在靠近纳土纳群岛的巴淡与丹戎比朗之间,意在及时应对突出事件。二是抓紧资源开发。在纳土纳群岛海域设立综合渔业区的计划提前启动,印尼宣称2019年下半年后本国渔民在该区作业将得到卫星跟踪定位鱼群、渔获冷冻保存、渔船燃料补服务给以及海军的巡逻护卫。三是对“非法捕鱼”的外国渔船抓扣力度不减。虽策略性地调整了将所扣渔船一律炸沉处理的做法,印尼对其专属经济区海域的控制并没有丝毫放松,2019年总计已扣押16艘外国(越南和马来西亚)渔船,期间还发生海军巡逻舰与越南政府渔监船险些相撞的事件。

印尼声称自己并非南海主权争议中的声索国,同时否认“九段线”以及任何传统渔场的存在。过去这一态度多少有些模糊,但随着“纳土纳群岛周边附近200海里不属于南海海域”的主张明晰,印尼政府的立场越发明确。将纳土纳从南海问题中剥离,显然有利于其继续从容地扮演南海争端中立斡旋者的角色,更重要的是确立了在纳土纳周边海域的“维权正当性”。在此基础上,印尼有关南海的举措时机、方式和烈度的选择,除了国际关系因素影响外还受制于复杂的国内政党政治语境。具体而言,要完整解读印尼近期在纳土纳岛海域的高调行为,不能忽视大选临近的因素。

4月17日,印尼将举行5年一届的总统选举。多家民调机构的跟踪调查结果显示,寻求连任的佐科支持率超出另一候选人普拉博沃约20%。变数在于有15%-20%的选民仍未明确支持对象,同时他的对手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参选,为达到目标可能无所不用其极。佐科执政4年多来,受诟病较多的一点是2014年上台时作出的承诺没有完全兑现,例如经济增长率始终没有达到预期的7%。尽管如此,民众对这位形象清廉的“平民总统”政绩满意度高达70%。可能动摇佐科基本盘的看来只剩下两张能不时搅动印尼政治和社会的“牌”——宗教保守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为争取保守派穆斯林的支持,佐科不顾失去部分自由派人士选票的风险,选择了年愈76岁的伊斯兰教士理事会主席马鲁夫为副总统候选人。对于滋长的排外民粹力量,回避压力乃至迎合以凝聚民意都成为佐科的选择。主权问题向来是民族主义情绪的爆发点,反对派关于政府“惧怕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的指责肯定是纳土纳岛防备与开发计划加速推进的原因。与之相应的自然还有印尼高层的强硬表态,海洋事务统筹部长卢胡特称对别国进入纳土纳海域捕鱼感到愤怒,综合渔业区建成后“就不会有国家声称此处为其传统渔场了”。3月23日,佐科在日惹发表竞选演说时再次提及视察纳土纳岛的经历,表示如有事端可亲率战舰迎敌。

印尼围绕纳土纳海域的激进姿态透露出以下信息:

第一,随着向海经济政策以及边远岛屿开发计划的实施,印尼将更加关注海权,但还没有明显迹象显示其对纳土纳海域形势认知有变。印尼实质性地在该地区加大军备和建设投入乃始于“南海仲裁案”闹剧当年,近期举措是原有规划的延续,因大选而被聚焦。

第二,印尼政府并不希望在敏感议题上刺激中国。2019年印尼外交部长的新年致辞中虽表示主权问题上寸土不让,但对纳土纳海域未置一词,这被许多观察家视为佐科拿捏平衡、避免引发外交关系紧张的例证。毕竟在“一带一路”倡议与“全球海洋轴心”战略对接背景下,中方的资金与技术资源对急于发展的印尼而言至关重要。选举之后,印尼政客应该会缓和南海议题上的调门。与此同时,与竞选承诺相关的“专属经济区”管控与资源开发,特别是综合渔业区、国家生态园的建设在多方关注下料将取得进展。

第三,佐科与普拉博沃在不同场合均表达了重视对华合作的态度,然而两大阵营基于选票需要投机地利用排外主义,给两国关系造成不可预测的压力,这是值得担心的。事实上,近年印尼舆论场上的涉华负面声音不绝,显著上升的排华情绪已经拖累双方合作。印尼方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对印尼实际投资额下跌30%,部分原因正是投资者对印尼政治与社会环境缺乏信心。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