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学者: “一带一路”应多关注韩国, 可以和“新北方政策”对接| 一带一路大家谈

国观智库多年来一直积极开展“一带一路”相关研究工作,为其建设献言献策。2019年4月,中国将举办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值此之际,国观智库特推出“一带一路”大家谈系列专题,邀请国内外各领域专家从不同方面解读“一带一路”倡议,以飨读者。

本文字数:3053字阅读时间:7.5分钟

金铉哲,韩国延世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中文系教授、韩国孔子学院协会会长、延世大学孔子学院韩方院长。

本文整理自国观智库对金铉哲先生的采访。

十秒看全文

中国提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发展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同时,韩国也正积极推动加强朝韩经济协作的“新北方政策”,其中就包括朝鲜半岛-欧亚大陆的铁路建设。如果这两个项目可以对接,将为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经济发展带来新动能,也将为周边地区稳定作出贡献。

过去五年由于受到中韩关系的影响,使得“一带一路”倡议对韩国的关注仍有较大提升空间。韩国对“一带一路”倡议十分关注,希望可以进一步扩大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此外,由于目前中韩之间官方支持的学术交流规模较为有限,韩国方面希望加强与国观智库等中国智库的合作,进行共同研究。

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与韩方欧亚铁路合作如何务实对接

2014年9月11日,习近平主席与俄罗斯、蒙古总统在第三次领导人会谈中提议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据我所知,中方的提议将与俄罗斯的“欧亚铁路”、蒙古的“草原之路”计划对接,发展为中、蒙、俄经济走廊计划。

“一带一路”倡议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党代表大会上列入党章,是习近平主席重点推进的国家战略项目,如果从中国东北地区经济振兴需要新的增长动力的层面考虑,中方在积极促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的坚强意志和执行能力毋庸置疑。

同时,韩国文在寅政府也正为朝核问题的和平解决和朝鲜半岛和平体系的构建,进行着最大的努力。文在寅政府认为在南北间强化经济协作是未来韩国经济成长的核心动力,正促进“新北方政策”成为国家重点课题。其中,南北之间铁路的连接,以及朝鲜半岛和欧亚铁路的进一步连接,将不仅给经济带来巨大效用(依据KIEP的研究报告,仅是南北铁路和道路的对接成功,就可期待未来30年间的1兆6600亿元的经济效益),也会给朝鲜半岛的和平与交流带来巨大的扩散效应。

因此,中韩正分别推进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和朝鲜半岛-欧亚大陆的铁路建设,如果这两个项目得以对接的话,将会获得经济上更大的扩散效果。因此,我期待通过韩中两国间的合作,可以促进并促成对接。

但是,朝鲜仍旧处于被国际社会制裁的状态,文在寅政府想要推进南北铁路连接工作的立即实行,还存在很多的制约要素。除外部要素以外,朝鲜铁路的老化现象同样严重,因此这将不是简单的南北铁路的对接,还需要修复和复线化朝鲜铁路,这些工作的费用将是天文数字。实际上,该项目除韩方提供的资金外还需要海外资金,所以在朝鲜铁路现代化的工作上,还需要探索韩中两国合作的方案。

虽然众多难题堆积如山,但是从韩方和朝鲜从2018年11月30日开始为期18天的南北铁路连接和现代化基础工作——即对朝鲜京义线和东海线的共同调查中可以看出文在寅政府对南北经协工作的决心,只要对朝制裁取消,南北铁路连接工作将会比预期更快地进行。

因此,为提前预备取消对朝制裁之后事项,建议中方采取以下举措。现在中方为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正在促进形成华北通路、东北通路等两条铁路路线。据我所知,这其中东北通路是将大连-沈阳-长春-哈尔滨和俄罗斯赤塔直接连接的计划。为使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和韩方的欧亚铁路的协作平稳对接,我预期如果中方可以确立和正式制定东北通路或者华北通路与朝鲜半岛铁路直接连接的计划,这对未来铁路的连接将会是更大的动力,项目的进展也可以快速进行。同时,朝鲜半岛和中方铁路的对接,可以使货物通过铁路直接运送到中国的内陆地区成为可能,我认为这可期待成为仅次于欧亚铁路对接的经济效果。

韩方近来几任政府都提出过与中、蒙、俄三国在铁路交通方面合作的设想,可是因为朝鲜的因素都没有成型。文在寅政府成立以后半岛关系好转,美国与朝鲜的关系也比以前好多了。虽然最近美国和朝鲜首脑的河内会谈没有达成协议,但是因为两国之间一些基本共识还是存在的,所以不久的将来两国达成某种协议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因此我预期现任政府进行南北铁路合作的可行性是比以前高的,当然韩中两国的铁路交通方面合作可行性也会相当高。据我所知,中方国内有了很多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方案,而其中一些方案是可以与去年文在寅总统所提出的东亚铁路共同体设想对接的。因此我建议把经过中方东北三省的铁路线和经过朝鲜半岛东西两边海岸的铁路线互相对接,以陆路向欧洲发展合作的同时还可以以海路从朝鲜半岛向日本与美洲发展合作。

打通半岛至中国东北的贸易和运输通道方面的新变化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文在寅政府正在促进南北铁路对接和“新北方”政策成为国家重点项目。2018年末,作为南北铁路对接和现代化的基础工作,对朝鲜的京义线和东海线的共同调查已经完成。由此可知,文在寅政府的南北铁路对接和进一步的欧亚铁路的对接的信念非常坚定,如果中方也把东北地区的铁路网和朝鲜半岛的铁路对接升级正式制定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我认为将会给东北地区的地方政府和韩国的贸易通路、运送通路等相关方面的协商赋予巨大的动力。

各种原因导致了朝鲜半岛长期脱离于“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发展方向。但是我认为超越地区政府层面,如果中央政府层面或者习近平主席直接进行朝鲜半岛和东北地区铁路的对接和贸易激活,韩方也做好了采取任何需要的措施的准备。我期待这不仅会有利于中方推进的东北地区的振兴计划,朝鲜半岛和广阔的中国内陆地区直接对接,将会对两国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过去韩中两国经济合作的主要渠道是海路或空路。假如将来朝核问题通过与美国协商能够解决的话,我相信韩方与中方东北地区走陆路贸易与物流合作的可能性也会增加。我相信这会对韩中两国带来很多便利与经济利益,还会为中方继续发展所需要的周边形势的稳定与“一带一路”的成功做出巨大的贡献。

“一带一路”的下一个“5年”应多关注韩国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促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手段,已经促进了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领域的发展,但是对比于中方重点建设的6个经济走廊,对韩国或者朝鲜半岛的关注和投资还相对不足。

“一带一路”倡议初次被提出的时候,韩国的学界和经济界怀着很大的期待给予了关注,但实际上与韩国或者朝鲜半岛进行的相关项目几乎没有。不仅如此,对于中方“一带一路”倡议的规划和内容,似乎还存在着明确告知韩国的意识不足的事件。

我们延世大学中国研究院与中方学者进行交流的同时,每次有机会都会提出“一带一路”的官方网站没有韩国语版本的问题。韩国对“一带一路”的关注在提升,我们提议“一带一路”的官方网站制作韩国语版本,并持续进行更新的话,可以起到很好的宣传效果,也可以明确传达中方的发展规划,同时我们也对中方学者提议向有关机关进行建议,但状况没有发生改变。

以“一带一路”为主题的中韩研究机构试图进行共同研究时,也发生过双方即使对主旨有共鸣,但因为有许多现实的制约要素,使得项目并未落地。由于这些原因,我们(韩国人)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期待也在逐渐减小。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进入到了第二个“五年”之际,出现了中方周边沿线国家疑虑有所增加的现象。我相信这与中方对韩方THAAD有关的经济应对不能说没有关系。因为“一带一路”沿线中,比韩国更小的国家会注意观察中方对待韩方的方式,可能会对中方产生恐惧的情绪。为解决这样的恐惧,最好的方案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各种基础设施工程时尽量扩大第三国参与,让沿线国-中方-第三国共同实行工程。

中韩学术交流受研究预算所限 期冀与中方民间智库密切合作

延世大学中国研究院为了更准确地理解中国并扩大与学者们的交流,邀请优秀专家来韩演讲和研究调查,同时也正积极促进与中方优秀研究机关的共同研究,并且以后还要特别推进与中方30多个大学和研究机关签订协议书,现在我们正致力于产生实际研究成果的研究。但是,最近中方与研究费用执行相关的规定变得更加严格,这成为与海外研究机关共同研究的制约因素。我觉得严格的预算执行非常重要,但是也要考虑到必要的研究也会因此而不能进行,如果制定适用合理的研究费用使用规定,可以减少中方研究者的负担。

延世大学中国研究院迄今为止主要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国策研究机关或各地方重点大学和研究机关进行了交流。但是据我了解,最近几年间,中国的民间智库有了长足发展,存在很大交流空间。 我们研究院希望同国观智库等中国民间智库能够在共同关注的领域开展共同研究,促进彼此发展。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图片来自网络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