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急需培养融入指挥作战链条的国际法行动律师

近日,国观智库副总裁兼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主任田士臣海军上校(退役)赴荷兰访问乌特勒支大学、格罗宁根大学、海牙科技应用大学等学术机构开展学术交流。

6月5日,在海牙科技应用大学组织的第三届多语种国际正义纪念日(III Polyphonic Day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大会上,田士臣就国际人道法在中国的实施议题做了主旨发言,从利弊两方面分析了国际人道法在中国国内实施的有利条件和困难挑战。以孔孟仁爱思想为基础,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中本就带有很强的人道主义基因,《孙子兵法》等军事著作更是在确保军事必要的基础上在很多方面体现了人道考量。中国是1949年日内瓦四公约及其两个附加议定书等许多重要国际人道法条约的当事国,并成立了专门协调国际人道法在国内实施的国际人道法国家委员会,这些都为中国实施人道法提供了有利条件。

国观智库副总裁兼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主任田士臣参加多语种国际正义纪念日会议

同时也应看到,中国多年没有打过仗了,把僵硬的条文转化为指战员在战场上合法的自然反应需要在实战演习中进行有针对性的演练。在多年市场经济的环境和价值导向中,国际人道法作为国际公法的一个分支,其应用客户主要是政府和军队,国际人道法专业的学生从业出路狭窄和不能获得经济收益也是一个挑战。着眼未来作战需要,如何借军队改革之际编制和培养更多融入指挥和作战链条的行动律师(operational lawyer),而不是一般意义上从事维权和诉讼的律师,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相比美欧军队有大量战争法手册、指挥官手册等指战员参考的“红宝书”,在中国军队供官兵使用参考的类似手册几乎是空白,也没有实现军地律师衔接转换培训的专门军队司法学校。国观智库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依托其全球研究员体系和积累的广泛国际资源,致力于研究战时和平时军事行动适用的有关法律,注重积累国内外人脉资源和加强国际合作,可以在国家和军队实施国际人道法方面发挥应有作用。

国观智库副总裁兼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主任田士臣赴格罗宁根大学交流

6月4日格罗宁根大学的交流重点是构建基于规则的海洋秩序。田士臣在讲座中强调指出,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和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在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强大了,并不意味着中国一定要执行海外扩张的政策和挑战现行的国际秩序。中国作为多边国际秩序的参与和受益者只会更加开放和融入国际社会,将中国强大与中国挑战现有国际规则秩序划等号,正是典型“修昔底德陷阱”和西方霸权思维的反映。参加讲座的师生就法律与政治的关系,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军事影响、中国与东盟COC磋商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讨论。对于有学者提出担心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扩张势力范围包括建立更多军事基地,田士臣进行了解释澄清。

“一带一路”既是中国在国内推进新时代改革开放的大战略,也是中国在国际层面参与完善全球治理,在经贸人文科技领域提供公共服务的平台,其遵循共建共商共享的原则,所有多双边安排都会与相关国家充分协商。而在吉布提建立的基地是中国参加国际维和、护航撤侨、灾难救援等提供国际公共安全产品所依托的保障设施,两者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如果说有联系的话,那就是他们都是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安全与发展。

国观智库副总裁兼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主任田士臣访问乌特勒支大学

5月29日,在乌特勒支大学国家海洋法学院,田士臣以“‘诺斯塔’案与国际法上的航行自由”为题与学院师生进行了交流。交流主要结合国际海洋法法庭在“诺斯塔”案中对“航行自由原则”的解释和适用,回顾国际法之父格劳修斯提出“海洋自由原则”以及该原则嗣后发展的历史,评析“航行自由原则”作为一项活的原则如何适应新的形势发展并吸收多元文化被赋予新的生命力,归纳总结航行自由原则的主要内容,并考察了美国在南海执行航行自由计划行动的法律影响。田士臣认为,美国在南海执行的航行自由行动,其实质是美国为维护其地缘战略利益而采取的军事应对措施,只不过披上了法律的外衣。

田士臣还代表国观智库参观拜会了中国驻荷兰及国际组织相关机构,虚心听取了一些国际法前辈对加强国际法研究的指导意见,并诚挚邀请相关专家教授在适当时候访问国观智库,欢迎国际学术机构和个人与国观智库就共同关切的议题开展联合研究。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