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港口风险提高, 商业运营能力是关键! |一带一路

本文字数:2443字                                                                      阅读时间:6分钟

田秋宝,国观智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专职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南海问题、东南亚地区政治、极地政治与法律问题。

十秒看全文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企业在沿线地区的港口投资数量明显上升,建设的规模和深度也明显加大。但近年来,中国投资的部分港口存在的外部风险日益突显,存在债务失衡、盈利困难、安全风险、文化冲突、生态环境等多方面问题。

为了更好地开展港口合作,应更重视以下几方面:一、进一步提炼中国的港口发展经验,同时做到因地制宜;二、应控制数量的盲目扩张,注重项目质量;三、应将更多精力放在港口的本地化商业运营上。

海外港口风险提高商业运营能力是关键

“一带一路”倡议推进六年以来,沿线地区已形成跨层次、多领域的互联互通项目体系。据世界银行统计,“一带一路”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将促进区域内贸易,可使“一带一路”沿线经济体的贸易总量增加4.1%。 

其中,以港口为载体完善沿线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配套产业园、自贸区等软硬件建设,打通物流障碍,促进经济要素高效流通,已成为中国在东南亚、南亚、非洲、欧洲等沿线地区培育产业、促进贸易的特定模式,对区域经济发展和全球贸易增长的拉动效应已初步显现。

正是港口对“一带一路”贸易明显的促进作用,让其受到了中国官方的高度重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一带一路”建设海上合作设想》等政策文件均明确指明建设海外港口的目标。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港口并非始于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但“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企业在沿线地区的港口投资数量明显上升,建设的规模和深度也明显加大。在政策鼓励下,截至2018年底,中国企业已参与了34个国家42个港口的建设和经营,随时间推移,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在4月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海外港口投资备受瞩目,诞生了更多新成果。重庆两江新区与德国杜伊斯堡港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在两地物流、枢纽项目的规划及运营等开展多方面战略合作。招商蛇口、招商港口与吉布提Great Horn Investment Holdings SAS(吉布提港口与自贸区管理局管理企业)签署了关于吉布提老港改造项目的合作框架协议。浙江省海港集团、宁波舟山港集团分别与印尼第一港务公司、印尼第二港务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其中与印尼第一港务公司达成了合作开发瓜拉丹戎国际枢纽港和产业园区的意向、与印尼第二港务公司建立了长期姐妹港友好合作关系。

但另一方面,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投资的部分港口存在的外部风险日益突显,在投资建设之后面临不同层面、不同程度的维护经营问题,这些问题甚至已影响到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整体性评价。4月国观智库发布的《“一带一路”中国海外港口项目战略分析报告》调查了汉班托塔港、瓜达尔港、吉布提港、达尔文港和比雷埃夫斯港等中国企业投资的42个海外港口项目,评估了中国企业在投资、建设、运营等环节中的问题和风险。

报告发现,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港口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债务失衡,部分项目催生了过高债务,加大了投资对象国的压力,影响了项目可持续性,甚至存在失控风险;二是盈利困难,我国企业投资海外港口存在商业盈利难题,前港-中区-后城的“蛇口模式”在海外存在“水土不服”;三是安全风险,部分港口项目引发利益分配问题,激化了地区不同政治势力以及不同宗教和民族的矛盾,加剧了项目的安全风险;四是文化冲突,港口和产业园区因特殊政策形成的“隔离区”造成了中国企业和地区民众的对立,加之中国劳工的涌入以及港口建设造成的地区人口迁移,文化冲突在部分港口日益明显;五是生态环境,部分港口及其配套设施在建设过程中影响了海洋鱼类捕捞、污染了海洋环境,影响了地区民众对港口项目的认识。

在“一带一路”倡议进入一个新阶段后,各方对港口合作的有了进一步期待和更高的要求。正如“一带一路”峰会发布的联合公报指出,“我们支持发展可持续蓝色经济,呼吁进一步加强海上联通和国际海洋合作,包括加强港口和航运业界合作,同时以可持续的方式管理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要实现这一目标,关键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进一步提炼中国的港口发展经验,同时做到因地制宜。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新的发展模式中,港口扮演着打通物流渠道、降低交易成本,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平台作用,是促使中国经济腾飞的重要一环。中国应进一步提炼港口发展的经验,同时做到因地制宜,通过港口建设和运营为项目对象国的经济发展赋能。

第二,应控制数量的盲目扩张,注重项目质量。“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我国企业海外港口投资项目的速度明显加快,数量明显提升,规模明显增大,但海外港口所在国投资环境恶劣,部分中国企业在获取海外港口投资运营权过程中存在“冒进心态”,低估了主权债务风险造成了很多运营问题。下阶段必须处理好战略投资和商业运营的关系,提高项目的质量和可持续性。

第三,应将更多精力放在港口的本地化商业运营上。加强与当地社会组织和民间机构的关系,扩大当地劳工的项目参与度,吸纳更多当地精英进入管理层,通过慈善等社会工作让港口项目深入民心,赢得地区民众的信任和支持,最大程度上减小项目所在国的投资风险,更好地对接中国贸易。

中国海外港口投资的动力源于中国通过对外开放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这一发展经验提供的强大信心。中国在改革开放进程中通过建设经济特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出口加工区等特殊经济监管区,以更加开放的管理体制和优惠的政策体系,吸引国际国内投资,快速形成产业集群,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带动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在这一过程中,港口扮演着打通物流渠道、降低交易成本,加快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平台作用,是促使中国经济腾飞的重要一环。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在深圳蛇口缔造的“前港-中区-后城”的“蛇口模式”即是典型。

多年以来,中国货物进出口贸易总额处于世界前两位,其中近90%通过海上运输完成,有30多条海上航线通达世界150个国家的1200多个港口。习近平考察广西省北海市铁山港时说:“我们常说要想富先修路,在沿海地区要想富也要先建港。”这是以港口为依托发展对外经济、带动产业聚集这一中国经验的经典表达。在中国转移产能、升级结构、开拓市场的发展需求引导下,在国外市场复制中国的成功经验为中国企业投资海外港口提供了强大动力。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越来越多的新成果对中国企业的海外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正如国观智库在报告中建议,规范的商业运营不仅不是战略投资的阻碍,反而是战略投资得以长期有效的必要条件,不能因港口的战略价值而忽视对其商业运营的评估和实施。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文英文版发表于 China Daily Global 2019-5-27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图片来自网络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