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和商船遇袭能作为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国际法依据吗?

本文字数:2817字

阅读时间:7分钟

十秒看全文

无人机事件和油轮遇袭事件使得本已紧张的美伊关系再添变数,普遍的担心在于美国是否会以此为借口对伊朗动武。从目前双方表态看,美伊两国均表达了不想开战的意愿。但战争更多是一种政治决定,并不排除美国以破坏航行自由为借口对伊朗动武。目前,美国军方已经祭出了捍卫“航行自由”的口号,无人机被击落为美国以行使“自卫权”为名对伊动武提供了另一理由。

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经常以泛国家安全为理由,在人文、科技、经贸等各个领域对他国采取司法、关税等强制措施,并对外国高科技公司采取定点“清除”措施或安装莫须有的罪名,且均不提供任何实质性证据。泛国家安全已经成为实施“美国优先”政策的新式“核武器”。

无人机和商船遇袭能作为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国际法依据吗?

作者:田士臣,国观智库副总裁兼国际军事行动法研究中心主任,资深研究员。

当地时间6月20日,美国指称伊朗革命卫队击落其一架无人机,目前双方对事件发生的地点各执一词。伊革命卫队称其在伊朗领空击落一架RQ-4“全球鹰”无人机,美国匿名官员则表示无人机是在霍尔木兹海峡国际上空的国际空域击落的。

这无疑对一周前发生的商船遇袭事件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6月13日,挪威所属“Front Altair”号油轮和日本所属“Kokuka Courageous”号油轮在阿曼湾遇袭发生爆炸,国际原油价格一度飙升高达4%,美国指责伊朗应当为此事负责,伊朗方面则坚决予以否认。

这使得本已紧张的美伊关系再添变数,普遍的担心在于美国是否会以此为借口对伊朗动武。《联合国宪章》第2条第四款已经将禁止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列为一项基本原则,同时也规定了“禁止非法使用武力原则”的两项例外:一是行使自卫权,二是联合国安理会授权。这一系列事件能否为美国对伊动武提供合法依据是本文讨论的核心内容。

阿曼湾上空战云密布,紧张局势骤然升级

此次无人机事件和油轮遇袭事件既有美撕毁伊朗核协议恢复对伊制裁的国际大背景,又有波斯湾接连发生商船遇袭事件的地区小背景,两者叠加使得本已紧张的美伊关系骤然升级。2015年伊朗与英国、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美国签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即《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以限制核计划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制裁。但2018年5月,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制裁,使得美伊关系再度陷入紧张状态。今年5月份,美国还宣布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取消了多国从伊朗进口石油的豁免权。此外,在向海湾地区火速增派一艘航母的同时,美国还加强了在中东的兵力部署。

地区层面,2019年5月12日,恰好已经在阿联酋附近海域刚刚发生过4艘油轮遇袭爆炸事件。紧接着,在当地时间5月14日,沙特的两座石油泵站遭受到来源不明的武装无人机攻击。美国将所有这些事件的幕后黑手都锁定于伊朗。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自然引起大家对新一轮美伊对抗是否会导致战争的担心。

商船遇袭属海上犯罪,不构成国家间使用武力

担心归担心,美国真要对伊朗动武是需要为自己寻找国际上的法律依据的。尽管在以往美方参加的武装冲突当中美对使用武力的解释很多都是自己单方面对国际法的理解和使用,并不符合国际社会对相关国际法规则的普遍解释和适用。

一个国家对暴力事件的处置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暴力的性质。对于一般的暴力犯罪事件,各国都是通过执法措施来应对处置的;而对于构成武装冲突的暴力事件,国家一般通过军事手段应对,其结果就是形成国际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

当然,对于一个暴力事件所采取的措施到底是执法措施还是军事行动,两者之间的界限并非那么明显。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年5月25日,国际海洋法法庭裁定同意乌克兰方面的临时措施申请,要求俄罗斯释放在俄乌“刻赤海峡冲突”中被扣押的乌克兰军舰和水兵。这个案件的核心就是对于俄罗斯扣押军舰行动的法律定性:俄罗斯这一行为是执法措施还是军事行动?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完全不讨论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否仍处于武装冲突状态的情况下,法庭居然裁定俄罗斯扣押三艘乌克兰军舰及其船员的行为在法律上为执法措施,这也引起许多国际法学者的非议。

相对而言,此次油轮遇袭事件定性为海上犯罪比较清晰。事件发生的位置在距伊朗海岸16海里处,距离阿联酋海岸80海里处,属于伊朗专属经济区范围。各国船舶在伊朗专属经济区享有公海航行和飞越自由,对于作为商船的油轮的袭击是一种海上犯罪行为,并不构成对于一个国家的武力攻击。更何况船舶所属国不是美国,美国无论如何也很难以行使自卫权为理由对伊朗动武。尽管假设有船舶所属国挪威或日本邀请,美国或以履行联盟义务武力介入。但对于这种针对商船的暴力犯罪行为,即使船舶所属国也很难有行使自卫权的理由。因此,除非有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外国商船遇袭并不能成为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合法依据。

>

美非法使用武力并不鲜见,航行自由曾是很好的借口

当然,在没有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且不构成自卫的情况下美国非法诉诸武力的行为并不鲜见。1999年科索沃战争美国及其盟国没有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2003年伊拉克战争也没有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并且也没有找到美国所宣称的作为动武理由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2011年对利比亚战争则是典型的滥用和扩大对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将设立禁飞区的授权强硬解释为政权清除。2017年4月以来美国两次对叙利亚实施空袭,都是未获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且不符合自卫权的非法使用武力的行为。

从目前双方表态看,美伊两国均表达了不想开战的意愿。但战争更多是一种政治决定,并不排除美国以破坏航行自由为借口对伊朗动武。从历史上看,大国之间关于航行自由的斗争更多呈现为一种“猫捉老鼠”的游戏,1988年美苏之间的黑海撞船事件以及2015年以来美国在中国南海针对中国的航行自由行动都是这种情况。但美国对小国就没那么客气了,破坏航行自由多次被用来作为对他国动武的借口。

1964年北部湾事件中,美“马多克斯”号驱逐舰除执行“德索托”电子侦察任务向南越提供情报支持外,其第二项任务便是在所谓国际水域维护自己的航行自由权利,该事件成为美国直接接入越南战争的导火索。1986年针对利比亚总统卡扎菲在锡德拉湾宣布的“死亡线”,美国认为这是破坏航行自由原则的过分海洋主张,先后发动“草原烈火”、“黄金峡谷”两次军事行动对利比亚展开外科手术式打击。

在此次无人机事件当中,作为双方争议焦点是事发地点恰恰与航行自由有关。美国一直将霍尔木兹海峡当作适用过境通行制度的国际海峡,这就意味着尽管伊朗对海峡内的领海领空享有主权,但其他国家的军用舰机仍然享有正常的通行权利,包括军机可以不经伊朗同意进入海峡的上空。但伊朗未必认同看这种看法,这正是双方有可能因航行自由问题发生冲突的潜在根源所在。在事发地点的经纬度并不明确的情况下,目前很难判断孰是孰非。

“泛国家安全”成为新式核武器,为“美国优先”开路护航

目前,美国军方已经祭出了捍卫“航行自由”的口号,无人机被击落为美国以行使“自卫权”为名对伊动武提供了另一理由。针对商船遇袭事件,美国海军官方网站刊载美国中央司令部声明指出:“美国与区域内盟友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身利益。今天的袭击显然威胁到了国际航行自由及贸易自由。美国及国际社会已经准备好守卫我们的利益,包括航行自由。美国无意在中东引发新一轮冲突,但我们将毫不犹豫地捍卫自身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美国海军公布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巡逻艇将“哑弹”取走的画面,还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及其他军政高官发表的指责伊朗的声明,美方都没有提供任何可以证明伊朗是背后主使的实质性证据。

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经常以泛国家安全为理由,在人文、科技、经贸等各个领域对他国采取司法、关税等强制措施,并对外国高科技公司采取定点“清除”措施或安装莫须有的罪名,且均不提供任何实质性证据。泛国家安全已经成为实施“美国优先”政策的新式“核武器”。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图片来自网络

国观智库自媒体平台现接受文章投稿,稿费从优。有意向者请发送稿件至:research@grandviewcn.com,并在标题中注明“投稿”。要求:原创未发表时政评论类文章,领域涉及海洋治理、一带一路、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等,字数1000-2500字。如被采纳,我们将在收到稿件后一周内邮件回复。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