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枪走火难引战争,伊核问题才是关键|”国观时局讲堂”第四期分析美伊局势

7月25日,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前驻阿联酋、伊朗、荷兰大使华黎明做客第四期“国观时局讲堂”,发表了题为“伊朗核协议的存亡与波斯湾战火”的主题演讲。华大使从美伊敌对的根源入手,聚焦在美伊围绕核问题展开的博弈,就特朗普上台后美伊关系的逆转和当前的中伊关系做出了详细阐述。从美国和伊朗两个角度切入,华大使认为在波斯湾的擦枪走火引发两国开战的几率较小,地区局势的关键在于伊核问题的解决,美伊对抗的局面在未来十年将成为中东常态。以色列驻华大使馆参赞兼政治处主任罗南(Ronen Medzini)和伊朗驻华大使馆二秘库利(Mahdi Zadehali)出席本次活动并参与讨论。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资深研究员,退役大校,原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师小芹主持本次讲堂,并做点评。

5月以来,中东局势瞬息万变,各国力量参与其中。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重新开启对伊朗的制裁,伊核协议正在崩溃的边缘。波斯湾矛盾激化,美国总统在最后一刻叫停军事打击,使得局势愈发紧张。华黎明大使在本次讲堂中,着重分析了战争的可能性和伊核协议存亡的焦点问题。

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前驻阿联酋、伊朗、荷兰大使华黎明

一、伊朗成为中东问题的焦点

冷战结束后,美国独享中东霸权十年。“9·11”终止了这种局面,两场战争之后,伊朗获得了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期,控制了战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西部,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结盟,通过黎巴嫩真主党直抵阿拉伯心脏地带和以色列边境。同时,研发核能力迅速提高,接近核门槛。

伊朗的崛起改变了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中东不再以巴以对抗而以美国和伊朗划线,各种势力重新洗牌、组合和站队。伊朗成为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头号敌人,巴以冲突被淡化、边缘化,取而代之是,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为一方,沙特、阿联酋和埃及为另一方的对峙。

当前伊朗-沙特的对立是中东国家亲美和反美之争,而决非美国媒体描绘的伊斯兰教逊尼派和什叶派之争,这是美国动员阿拉伯国家反对伊朗的蓄意的误导。

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资深研究员,退役大校,原军事科学院战略部研究员师小芹

二、伊核问题是当前危机焦点

当前波斯湾紧张局势表面的危机是美伊僵局,但深层的危机却是伊核问题。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伊朗核能力大大扩充,以色列在中东核垄断的地位恐被打破。华黎明大使曾担任过中国常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代表,他指出核扩散问题是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安全问题。美国利用P5+1的平台设置议程,将压垮伊朗现政权的目标包装在核扩散议题中,将整个国际社会拖入与伊朗为敌的漩涡。

伊朗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选择了不退出伊核协议,不恢复核生产,目的是为了拉住英法德三国。但过去一年中,欧洲的做法令伊朗失望。伊朗逐渐在拥核问题上采取了小步走的战略,逐步提升浓缩铀丰度。7月7日,伊朗正式宣布,部分停止执行伊朗核协议,将伊朗生产的低度浓缩铀的丰度从3.67%提升至5%,此前伊朗总统鲁哈尼还称,伊朗低度浓缩铀的产量不再受核协议规定的上限300公斤的限制。这是美国特朗普政府去年5月8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来,伊朗首次挑战这个国际协议。

以色列驻华大使馆参赞兼政治处主任罗南

三、伊朗逼近核门槛,战争风险会上升

随着浓缩铀的丰度超过5%,其他项目也会随之启动。伊朗若不谨慎出牌,走向核门槛的不归路,伊核协议彻底崩溃,欧洲会退群,以色列绝不会坐视,拉着美国下水。华大使强调,这才是中东最大的危险。在波斯湾一般的擦枪走火点燃美伊战争可能性很小,但是伊朗步步接近核门槛可能会触及以色列不能容忍的底线,从而引发战争。伊朗目前针对美国极限施压的小步走战略,是对伊朗现执政者智慧的重大考验。

伊朗驻华大使馆二秘库利

四、美伊两国敌对将成常态

美伊敌对的根源在于两国战略利益的冲突。美伊敌对40年的历史表明,美国要维持世界霸权,不能容忍一个反美政权统治伊朗这样一个战略地位至关重要的国家,更不能容忍伊朗拥有核武器,扩展在中东的势力范围。

从美国来看,改变伊朗伊斯兰政权或迫其就范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和精英集团的共识和既定政策,任何人入主白宫都不会放弃这个政策。回顾历史,七届美国总统的中东政策对伊朗都不友好,特朗普无非是其中的激进者。当今的美国已不是当年发动伊拉克战争时能够动员30万军队的美国了。美国的意图或许不是发动战争,更有可能的对策是极限施压,以压促变。从伊朗来看,反美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立国之本,将美国势力逐出中东是伊朗的国策,伊朗的执政者只能在对抗的程度上做调整,在根本立场上别无选择。

华大使认为,未来十年,美伊在中东的对抗关系将成为常态,但发动战争的概率较小。与一个拥有165万平方公里土地,八千万人口的文明古国开战,无论是对美国还是伊朗来说,代价都过于庞大,会殃及整个中东地区乃至全球。

华黎明受聘为国观智库资深研究员

华大使提到,从1971年中伊建交时,他就一直从事中伊问题的处理。中伊两国总体上互动关系良好,在2007年中国成为伊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美国一直是中伊关系中一个阻碍。现在美国同时向中伊两国极限施压,令双方共同语言有所增加,中伊关系前景看好。

华大使演讲结束后,与会嘉宾就伊核问题共同参与了研讨。以色列驻华大使馆参赞兼政治处主任罗南(Ronen Medzini)和伊朗驻华大使馆二秘库利(Mahdi Zadehali)也与大使和嘉宾进行了交流。

与会嘉宾交流感想

国观智库自媒体平台现接受文章投稿,稿费从优。有意向者请发送稿件至:research@grandviewcn.com,并在标题中注明“投稿”。要求:原创未发表时政评论类文章,领域涉及海洋治理、一带一路、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等,字数1000-2500字。如被采纳,我们将在收到稿件后一周内邮件回复。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