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翻译!卫报:约翰逊接棒,英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本文字数:2746字

阅读时间:8分钟

十秒看全文

鲍里斯约翰逊成为唐宁街10号的新主人后,跨大西洋关系的处理惹人关注。特朗普在脱欧事务上大力赞赏约翰逊,称其”强硬又聪明“,有学者称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会好很多。特殊关系会由约翰逊和特朗普领向何方?新的特殊关系是否会代表两国真正的在政策上保持相同立场。

英国驻美大使辞职后,改善英美关系是新首相的第一项任务。特朗普大力支持的接班人法拉奇是否会被任命为新大使,将会是约翰逊如何处理英美关系的第一个迹象。伊朗问题上,英国同样与美国存在分歧,不愿意摧毁英国长期以来的中东政策。

鲍里斯约翰逊入主唐宁街10号,英美关系将走向何方?

作者:Julian Borger, 卫报世界事务编辑

译者:胡雨彤,国观智库实习研究员,外交学院学生

鲍里斯·约翰逊已经被椭圆办公室的主人称为”英国特朗普”,或许特朗普认为这是他所能给予的最高赞美了。特朗普将即将上任的英国首相定名为金发碧眼的”小特朗普”,暗示着美英关系即将以全新的方式变得特殊。

毫无疑问,至少在短期内,国际局势注定会有戏剧性的变化。

特朗普和特蕾莎梅一开始的开局不错,在白宫手牵手,但是当梅姨指责特朗普临时干预英国国内事务时,两人的关系就恶化了。

特朗普似乎已经原谅了约翰逊过去的一系列“夸张”的羞辱。例如四年前,当时还是伦敦市长的约翰逊称当时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表现出”相当令人惊愕的无知,并且说实话,这使他不适合入主白宫”。

现在,特朗普已经入主了白宫。并且他视约翰逊为已经进行了改革,并且能在特蕾莎·梅失败的脱欧事业上获得成功的盟友。目前,在美国总统眼里,约翰逊是”强硬而聪明”的。

现就职于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的前国务院官员阿曼达·斯洛伊特(Amanda Sloat)说,“两位领导人私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会好得多,特朗普显然在一段时间内会一直支持鲍里斯担任领导人,当然,他和鲍里斯在脱欧问题上的态度会非常相同。”

可以肯定的是, 为了展示新的跨大西洋和谐关系,新首相的首次出访目的地之一将是华盛顿。他与特朗普两人称兄道弟的场面或已写入剧本。 但现在的问题是,新的特殊关系是否会代表两国真正的在政策上保持相同立场。

无论约翰逊多期望迁就特朗普,放弃长期持有的英国外交政策对于一个任期很短,并面临提前大选前景的首相来说,都是一个冒险的策略。没有人愿意被叫作华盛顿的“贵宾犬”。(编者:2017年,时任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在出发前几小时停止访问莫斯科,被指责为“华盛顿的贵宾犬”)

但是,如果他不改变政策,友好的气氛可能不会持续太久。特朗普的怀抱也可能是一个陷阱,约翰逊不会是第一个发现的领导人。

在特朗普为约翰逊的胜利欢呼时,他也对其他候选人表示了支持——当时奈杰尔·法拉奇正在华盛顿参加一个狂热的特朗普青年集会。

特朗普与法拉奇

特朗普对欢呼的人群说,“我知道他会和鲍里斯合作得很好,他们将做一些伟大的事情。”

特朗普过去一直吹捧法拉奇为未来的英国驻美大使。特朗普对时任英国驻美大使达洛克的攻击令达洛克加速了辞职,约翰逊也因未能发声支持达洛克而受到批评。但是,允许美国总统来选择达洛克的继任者或许太过了。

法拉奇能否通过该职位所需的”审查程序”也值得怀疑。但约翰逊可能不得不提名一位右翼政客担任驻美大使。与此同时,他还需要盯紧他,以阻止他在白宫面前败坏约翰逊的名声。 如何选择大使将是约翰逊计划如何处理特朗普关系的第一个迹象。

可在那之前,约翰逊不得不在伊朗问题上表现出自己的立场。他正处于一场全面危机之中。英国在直布罗陀附近海域扣押了一艘伊朗油轮,因为英国怀疑该油轮向叙利亚运送石油,而伊朗则在霍尔木兹海峡扣押了一艘悬挂英国国旗的油轮作为回击。

约翰逊与伊朗外长扎里夫

考虑到他与其前任一样,在脱欧问题上面临着同样不可能的选择,这场外交危机对新首相来说是个太大的考验,一个迅速的解决方案十分诱人——交换油轮,签署更广泛的协议,释放冻结的伊朗资金,并为一名英国-伊朗妇女纳扎宁扎加里-拉特克利夫和其他被德黑兰扣留的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的双重国籍人士赢得自由。

对于约翰逊来说,这将是一个救赎行为。他在担任外交大臣期间,错误地表示扎加里-拉特克利夫在伊朗”教人们做新闻工作”。可事实是她一直在度假。约翰逊的错误加深了她与伊朗检察官的矛盾,检察官们把她视为一个政治宣传员。然而, 特朗普政府中的鹰派绝不会让德黑兰与英国顺利达成一个简洁的决议。

英国和美国在欧洲的其他盟友一直受到来自华盛顿的持续且越来越大的压力。 美国要求它们和美国一道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 但欧洲对2015年与德黑兰达成的核协议仍抱有信心。

裂痕已经很深了。那些英国在华盛顿制定外交政策时可以在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日子早已过去。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特殊关系可能永远不会再恢复。美国现在甚至经常忽视对联盟的基本礼节。上周五,英国油轮”斯特纳·伊佩罗”号(Stena Impero)被扣押后,英国国务大臣迈克·庞佩奥明确表示,保护船只是英国自己的责任。

海湾危机可能为新首相带来机遇。 尽管与博尔顿和庞佩奥不同,但特朗普与英国一样,急于避免冲突。约翰逊的一些创造性的外交方式可能会为美国和伊朗提供一个下台阶的选择,令双方放弃僵持的冲突。

前英国驻美大使彼得•韦斯特马科特(Peter Westmacott)表示,“特朗普总统似乎更关心胜利,而不是战争,并希望帮助约翰逊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也许,对伊朗可能采取一种新的合作方式,这会使德黑兰在参与的同时认为这是值得的,尽管他们面临经济和其他压力。——这可能值得一试。”

如果约翰逊不面临其他重大外交政策挑战,那么尽管希望渺茫,这个方案仍然值得一试。但,这位即将上任的首相似乎并没有这种奢侈。

华盛顿和伦敦在其它重大问题上也没有太多回旋余地。 英国不会与美国一起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将英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并采纳特朗普政府亲以色列的立场也将会导致英国数十年的中东政策被摧毁。

约翰逊可以遵守美国关于将中国华为公司排除在5G电信市场之外的恳求,但这将意味着毁坏与北京的关系。约翰逊在周二对一位电视采访者说:“我们是亲华的。”

约翰逊和特朗普都将讨论英国脱欧后英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能性,但在这场谈判中最好不要动感情。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方针没有在感情上留下友谊的空间,如果英国脱欧危及贝尔法斯特协议,英国国会不会批准任何贸易协定。

安倍晋三于今年六月访问伊朗与鲁哈尼会晤

看看安倍晋三,他费劲地讨好特朗普和他的家人,却备受羞辱。特朗普派遣日本首相前往德黑兰劝和,但日本失败后美国直接否认了他的努力。接着,在上月由日本主办的G20峰会前夕,美国总统对美日防卫同盟提出了质疑。

在制定他的跨大西洋政策时,约翰逊必须考虑到对特朗普的忠诚将很少得到回报。

布鲁金斯学会美国和欧洲研究中心主任托马斯-赖特(Thomas Wright)表示:“老实说,我不认为情况会特别顺利。我不认为约翰逊会改变立场然后说我们现在在外交政策上是一致的。我也没有看到特朗普有任何迹象改变他对特殊关系的看法。”

来源:卫报

https://www.google.com/amp/s/amp.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9/jul/24/how-will-the-us-uk-relationship-evolve-with-boris-johnson-in-no-10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国观智库自媒体平台现接受文章投稿,稿费从优。有意向者请发送稿件至:research@grandviewcn.com,并在标题中注明“投稿”。要求:原创未发表时政评论类文章,领域涉及海洋治理、一带一路、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等,字数1000-2500字。如被采纳,我们将在收到稿件后一周内邮件回复。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