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 韩国惨败, 美国袖手旁观?

本文字数:5234字

阅读时间:13分钟

十秒看全文

在这场日韩贸易战中,日本对韩国实施“精确打击”,通过原材料垄断扼住了韩国高新技术命脉,导致韩国损失惨重,损伤程度远大于日本。

对此,韩国采用了上诉WTO、要求美国介入调解、寻求替代产品、开展民间“抵制日货”运动、以撕毁韩日安全协定为筹码等种种“回击手段”,但大多不能触及日本经济关键部位,收效甚微。

美国对日韩贸易战的回避与不介入实质上是使韩国先行承担出口管制带来的巨大损失,而令其后主动“恳求”美国的一种伎俩。届时美国将在增加韩国驻军军费分摊、举行军演等议题上拥有更多筹码。

日韩贸易战的三个现状

作者:曾庆鸣,国观智库特约研究员,波兰华沙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01

韩国损失惨重,损伤程度远大于日本

韩国企业对日原料进口比例大,但同时日本企业也相当依赖韩国半导体企业,从韩国对日进口比重来看,光刻胶、氟化聚酰亚胺各占91.9%和93.7%。今年上半年,韩国半导体对外出口规模达45万亿294亿韩元。韩国在不能及时找到替代日本制造半导体原材料的情况下,韩国半导体出口将倍受打击。日本专家评估日本企业与韩国半导体生产合作紧密,涉及半导体化学产品、制造装置等领域。【1】日方加强对韩出口管控将波及日本本身,如果双方拉锯时间延长,日韩两国都将承受巨大负担。【2】日本政府从4日开始实施限制部份半导体、显示器原料的出口,包含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和氟化聚酰亚胺的对韩出口管制政策。政策实施一周时间内,名单上的原料自4日到今天为止,从日本进口至韩国的件数为0。

韩媒《Money Today》初步估计,若发展至最糟情况,韩日半导体产业损失规模为45万亿韩元、1700亿韩元,两国差距明显。【3】根据韩国经济研究院试算,日本的管制措施将造成韩国GDP减少2.2%,而日本将减少0.04%,韩国遭受的损失近乎于日本的270倍。若韩国同样实施对抗措施,则将使其GDP减幅扩大至3.1%,而日本则为1.8%。

根据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于9日针对管制措施有所冲击的269家中小企业进行调查,有59%表示恐难撑过半年,韩企恐将面临危机,甚至可能会有运营中断的风险。只有两成企业反映能撑过一年。

7月8日,韩国综合股指大跌2.2%。8月5日,韩国首尔综合指数开盘跌0.61%,盘中触及2016年12月来最低水平;日本股市也不好看,低开后迅速扩大跌幅,日经225指数开盘跌0.84%,随后跌幅扩大至1.1%。【4】韩国中小企业制造业联盟表示韩企还没有就减少、替代日本原料做好准备。【5】

02

日本原材料垄断扼住韩国高新技术命脉,韩国几乎无力反击

自日本出台对韩出口管制措施后,韩国政府和民间同样发起了对日本各产业的报复性措施,但是面对韩国的现状是,其反击措施对日本而言几乎“无关痛痒”。

此次日韩贸易战中,反观韩国,在整个回击过程中没有一项能够触碰到日本痛处的“杀手锏”。8月2日上午,日本内阁会议通过《外汇及外国贸易法》规定的修订,决定将韩国剔除出贸易优惠“白名单”(白名单国家是日本从国家安全保障上认定的友好国家,对这些国家在出口重要战略性技术和物资上赋予简化出口手续的优待措施【5】)。《外汇及外国贸易法》修订案于8月7日正式公布,并于8月28日起正式实施。届时,超过1100种商品将不会通过快速出口过程出口到韩国,包括各种高科技材料、电子元器件、IT设备、工具机械等。因此,日本此举也接近于掐住韩国科技企业的”喉咙”。

日本贸易管制政策实施之始,韩国政府屡次要求日本作出让步措施,撤回出口管制措施,要求日本保留韩国在《外汇及外国贸易法》规定的白名单内。韩国警告日本出口管控措施将扰乱电子产品的全球价值链,并将给全球企业和日本企业带来负面影响,但韩方以上诉求均遭日本方面回绝。韩国方面的经济“制裁报复”、“回击措施”大多不能触及日本经济关键部位,只是“挠挠痒”而已:

一是韩国政府上诉WTO;

2019年7月24日WTO总理事会议上,韩国针对贸易管制措施不符合WTO规定为依据,要求日本立即撤回贸易管制措施。韩国认为日本就包括半导体原料在内的三种原材料出台对韩出口管制政策违反了WTO即不应区别对待某一特定国(第1条第1款)及出口时不应对数量设限(第11条第1款)的规定。日本则认为对韩施行管制措施并没有违反WTO规定。不管WTO仲裁机构最终处理此次风波的最终决定如何,韩国政府通过WTO为渠道设法使日本主动撤回贸易管制措施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分析,日韩贸易争端上诉至WTO仲裁机构将经历长年累月的仲裁判定过程,与韩方目标尽早让日方撤回管制措施相违背。另一方面,WTO仲裁上诉法庭原有7位法官,在陆续任期届满下目前仅剩3名法官,但美国又阻挡新法官任命,到今年底将只剩1名法官,势必无法审理案件。【6】

二是韩国政府要求美国介入调解;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于八月日韩外长会谈之前就已经开始居中熟络。博尔顿先后访问日韩,在两方中间调节。2019年8月1日曼谷日韩外长会谈“不欢而散”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日韩两方外长举行三方会谈。自日本实施贸易管制措施后,韩国一直有意将美国拉近日韩中间调停,希望美国通过“老大哥”的地位使日本做出让步。韩国高科技产业在全球市场内占有率非常高,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将对全球高科技供应链和产业链造成冲击。

随着美国对于同盟体系中盟友束缚力的减弱和特朗普“唯利是图”教条的驱动下,美国越来越不情愿在没有经济利益的情况下维持美国盟友体系(不管是美国与盟友的关系还是盟友间关系)。因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就一直强调有偿对日韩提供安全保障,不断催促日韩提高美驻军费用,不愿意再更多地包揽盟友的安全责任。因此,除非韩国在美军驻扎费等军费分摊议题上对美作出巨大让步,否则美国在没有利益刺激的情况下不会主动介入日韩争端。7月日韩交恶后,美国只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以第三者身份劝和。特朗普政府在日韩贸易战初期甚至寄希望于日韩自我和解,根本没有预料到事态将不断恶化扩大到影响的东北亚安全体系。美国在日韩交恶初期以“稳住大局”为由,催促日韩双方自行和解,刻意回避出面调停,认为美日韩应该矛头一致应对朝鲜半岛事务和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

三是韩国企业寻求替代,韩国政府大力投资科技制造研发;

韩国在全球高新技术市场的竞争力(由技术、原料、供应链、出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日本”,正是这种“外部依赖”给日本乘虚而入的机会,也为如今韩国遭受日本贸易管制导致的大损失埋下伏笔。日本此次贸易管制举措在韩方看来是经济报复手段。韩国在WTO一开始就言及遭日本企业强徵的韩国劳工官司。在韩方看来,日本加强对南韩出口管制,是因为在徵用工的官司上,日本企业被南韩法院判赔,所以日本政府才采取的报复性措施。日方则认为二战期间强行征用韩国劳工问题与对韩国实施出口管制措施完全无关,不应该将政治问题上诉至WTO讨论,韩国实质上是在混淆政治议程与经济议程。

韩国将在近期谋求出口市场多元化、关键技术国产化、国内生产设备规模化等诸多自主化举措的进展。氟聚酰亚胺、光阻剂及氟化氢,在面板与半导体的生产上,是不可或缺的原料,而且日本在相关原料的占有率相当高,光阻剂更是高达九成。也因此日本对韩国不再有出口优惠,韩国科技业随即面临断料的问题。韩国将投入大量国民经济用于研发工业材料、零部件和设备,以降低对日本进口产品的依赖。

寻求对日本原材料替代品就必须要降低替代这种进入韩国市场的障碍,尤其是来自中美欧的替代品。因此对于中国半导体行业而言,日本对韩国断供给中国产品进入韩国市场提供了机会。首先,韩国对中美等国相关科技产品供应的进口壁垒已经大幅削弱。其次,韩国已经选定了百种高新科技“关键战略产品”,借助中美两个供应大国补缺对日本科技原料的过度依赖,度过此时的“科技严寒”。

即便韩国政府投注大笔资金,协助韩国企业发展原料的生产,但也是缓不济急,毕竟科技研发尤其是诸如半导体行业这种关键战略产业得要耗上数年甚至于十多年的时间。韩国此次在应对日本贸易管制措施时的乏术极大刺激了韩国民族心理,首先是韩国高新技术产业整体寻求替代日本原料。将韩国从白名单剔除可能会进一步打击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诸多韩企。自韩国被剔除出白名单国家后,韩国企业需要获得日本政府的“个别批准”,才能从1,120种日本战略材料中进口857种非敏感产品。

日本对于出口管理标准实际上是根据日本对该国家“友好(信赖)程度”的高低,依次分档成A、B、C、D四档。韩国原先处于日本实行“最优惠贸易措施”的A档国家,也就是所谓的“白名单”国家。自8月2日韩国被排除A档白名单后,已被降至B档,此次将韩国从最优惠贸易措施国家中被除名是日本首次对白名单国家开刀。日本除了此前实施的加强半导体原料出口管制措施,自2019年7月2日后将严格管制绝大多数出口韩国的商品品项。日本企业在出口管制品至最优惠贸易措施国家时,原则上可免除3年个别申请许可的手续;出口管制品项至B档国家时,尽管能享有一定品项不需个别申请许可的手续优惠,但仍有前往出口商内部进行检查等条件限制,手续要比白复杂很多。以不属于管制品的螺丝和钢铁等多数出口品为例,只要主管机关的日本经济产业省认为可能转为军事用途,出口的日商就必须取得个别许可,一旦审查未过关,就无法出口。多数国家被列为C档,日商要出口管制品时,多数需获得个别许可。【7】

四是韩国民间“抵制日货”运动;

日韩交恶后,韩国国内的「抵日」情绪发酵,日资也在加速撤离。韩国金融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显示,自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日系资本加速从韩国撤离的脚步,仅在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期间,日资银行在韩放贷总额减少2.78万亿韩元,减少速度远远超过行业平均,并领跑外资银行。从2017年至今,任天堂、索尼、松下等多家日本企业宣布缩小韩国分公司的规模,或将韩国办公地点的级别降低至销售代表处。尼康、尼桑、尼、佳能、丰田、本田、优衣库、无印良品等均受到不同程度波及。但是韩国民间一厢情愿的“抵制日货”效果甚微,根本无法伤及日本经济的毫毛。日本此次贸易管制堪比“打蛇打七寸”,精确制裁打击韩国的痛处,是有备而来的,并且日韩贸易战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涉及领域还在不断蔓延中。

五是韩国政府有可能撕毁韩日安全协定;

日韩达成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有可能成为韩方一侧的筹码。日本将韩国剔除出白名单国家后,韩国将重新评估是否与日本续签2016年11月达成的战后首份《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日韩军事同盟(日韩两国是美国在亚太的“两架马车”),尤其是美日韩三国同盟的基石。美国认为面对包括北韩、印度─太平洋及全球在内的共同区域挑战,确保日韩两国及美、日、韩三国间强健与密切的关系至关重要。原定每年8月24日自动更新的美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传出韩方在前述三方会谈中表示,考虑撕毁该协定做为反制措施,而该协定对日韩因应朝鲜核武和飞弹威胁至关重要。

03

美国开始以出面调停为筹码向韩国漫天要价

实际上,美国很可能与日本已经达成某种“共识”——一方面日本通过出口管制措施扩大高新科技产业打击韩国科技企业竞争力,另一方面处于弱势的韩国必将寻求美国出面调停,届时美国将在增加韩国驻军军费分摊、举行军演等议题上拥有更多筹码。特朗普政府对日韩贸易战问题处理上的“交易”立场直接决定了美国不可能在韩方不提供任何好处的情况下为韩方调停。换句话说,美国介入必须要建立在韩方对美国做出巨大政治让步或经济让利的前提条件下。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对于同盟体系中盟友束缚力的不断减弱,美国越来越不情愿在没有经济利益的情况下维持美国盟友体系。美国一直强调有偿对日韩提供安全保障,不断催促日韩提高美驻军费用,不愿意再更多地包揽盟友的安全责任。7月23日,博尔顿访韩时就要求2020年将韩方分摊费增至50亿美元。

8月7日,特朗普“不出所料”地在韩国被剔除出“白名单”国家将近一周内开始向韩国“狮子大开口”。特朗普曾屡次表示,为了能使大约2.85万名美军驻扎在韩国,韩国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美国目前已开始与韩国协商大幅增加韩方承担军费分摊的议题,被国际社会认为是“趁火打劫”、“敲竹杠”。在韩国科技产业生死攸关之时,美国不可能“无条件”慷慨援助。美国迫使韩国在数月后启动增加分摊军费的谈判,并尽快就2020年驻韩美军费用分摊达成协定。据韩国媒体报道,美方此次有意再次施压韩方提高分摊比例,金额可能是上次的5倍多,堪称“狮子大开口”。

美国对日韩贸易战的回避与不介入实质上是使韩国先行承担出口管制带来的巨大损失,而令其后主动“恳求”美国的一种伎俩。美国对日韩龃龉摆出事不关己的姿态是美方对本国高科技产业的自信。日本对一大批关键科技原料实行出口管制,导致韩国高科技产品出口下滑势必将冲击以高通、戴尔、苹果等为首的美国高科技产业。美国默许日本对韩国施行出口管制,忽略可能发生的全球高科技产业供应链受损,说明美国对日韩摩擦是有掌控的,不会让其负面效应波及自身。此外,美国还可能在近年来《美韩自由贸易协定》的修订上对韩国更加强势,促使韩方签署协议换取美国居中调停的角色,迫使韩国在多个产业领域让利于美国。

参考资料

【1】西卡,韩媒:日韩贸易战若拖延,日本企业也无法避免损失,芯科技,2019年7月2日

【2】西卡,日韩贸易战将波及全球供应链,集微网,2019;日本共同社,2019

【3】西卡,日韩贸易纠纷,韩媒:韩国损失是日本的270倍芯科技;韩媒《Money Today》

【4】陶凤 汤艺甜,日韩贸易战伤了谁,北京商报网

【4】西卡,日韩贸易纠纷,韩媒:韩国损失是日本的270倍芯科技;韩媒《Money Today》

【5】廖婧雯,韩国被日本踢出“白名单”,日韩陷入贸易战风险再加剧,澎湃新闻,2019年8月2日

【6】徐立凡,打出了真火:日韩贸易战为何走向失控,新京报,2019年7月11日

【7】茅毅,日韓貿易互打 戰線擴大到WTO,台湾自由财经,2019年8月4日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国观智库立场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国观智库自媒体平台现接受文章投稿,稿费从优。有意向者请发送稿件至:research@grandviewcn.com,并在标题中注明“投稿”。要求:原创未发表时政评论类文章,领域涉及海洋治理、一带一路、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等,字数1000-2500字。如被采纳,我们将在收到稿件后一周内邮件回复。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