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玠:中国应以”地缘经济战略”和WTO规则应对美国贸易战

8月9日,国观时局讲堂第六讲邀请到世界著名华人学者、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围绕“中国如何赢得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发表主题演讲,并与中国证劵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聂庆平就当前的中美贸易战局势展开对话。国观智库总裁任力波主持对话。

世界著名华人学者、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

一、美国正在对中国发动新一轮冷战,但注定失败

关于当前美国对华竞争的性质,熊玠直截了当地认为,美国对中国实施的不仅仅是贸易战,而是一场新的冷战,即一种全面遏制。但是,它的结局与当年美国对苏联的冷战不同,美国注定失败。

熊玠称,苏联在冷战时期孤立于以世界经济合作组织、世界银行、关贸总协定等为代表的世界经济体系之外,而今天的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各大全球性经济组织的成员,当前中国已经高度融入到了国际体系,注定不会被美国所孤立。

另外,当前世界诸多国家对中国依赖度极高,这与中国近年来推行的“地缘经济战略”有关。十八大以来,中国实施了三个新举措——成立金砖银行、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这是中国有意在世界上建立的一个“地缘经济体系”。与地缘政治不同,地缘经济强调彼此合作和发展,“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实际上是一个新的国家共同体,目前已吸引了大量国家加入。

美国为了阻挠这一趋势,只能通过扯谎的方式对其进行污名化,例如对于华为等中国公司毫无根据的诬陷。但是即便是对于美国的盟国,该方法也收效有限,德国、英国、法国以及意大利等国家仍然继续和华为合作。熊玠建议中国应该继续推进地缘经济战略,同美国进行的不对称竞争。

关于美国炒作的“中国威胁论”,熊玠表示,该理论认为中国作为新兴崛起的大国必然会寻求改变现状,甚至带来战争,因此要求周边国家团结起来对付中国。这一理论一方面根源于西方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些事实案例,另一方面与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有关。

熊玠称,西方国家经常引用一些历史案例,如大英帝国的崛起和拿破仑时期法国的崛起伴随对外扩张;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同样走上对外扩张之路;俾斯麦时代后的德国发起两次世界大战;战后的美国与苏联陷入冷战,而冷战结束后,美国作为唯一霸权国,主动发起多次局部战争。因此,一些西方学者认为中国也会走上其他霸权国家的老路。

而日本学者福山提出的“历史终结论”认为所有的国家都会走上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但25年后,福山改变了看法,他说西方的民主制度被既得利益者绑架,所以中国模式可能是历史的终结。主要原因是中国把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市场经济这两个完全相反的模式结合在一起,获得了巨大成功,这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因此西方国家担忧将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学习中国模式,从而终结资本主义的历史。

熊玠对东西方文化进行了比较,他认为中国模式不会导致历史的终结。西方哲学源于苏格拉底,他认为两个相反的思想和制度是不可能结合在一起的。而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提出了阴阳学说,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这和西方传统哲学相反。因此,中国的模式不具有普适性,这不是任何国家或文化都可以学得到的。

二、中国不是崛起,而是复兴

熊玠指出,不能通过西方大国的发展案例来推测中国未来的行为,因为西方国家以往的案例都是第一次崛起,而中国不是。实际上公元731年—1820年之间,中国的GDP均为世界第一。如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种复兴而非首次崛起,这种复兴没有先例,不能从其他国家中总结经验,只能通过中国既有的发展模式进行预测。

熊玠认为中国的复兴不会威胁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主要原因有三——

首先,中国在历史上的第一次崛起没有伴随着侵略,周边各国没有任何关于中国侵略的历史记载,因此可以推测中国复兴之后也不会对他国实施侵略。美籍韩裔学者康大伟研究过中国古代从明朝到鸦片战争500年的历史,在这期间中国参加了两次国际战争,一次是日本攻打朝鲜,中国和日本交战。另一次中国派兵进入越南平定叛乱。两次都是保护藩属国政权的行为,和侵略是不同的概念。

其次,在鸦片战争后第二次崛起的150年中,中国吸取的经验和教训使中国不会走向扩张侵略之路。中国历史上曾有过文王“以大事小”的案例,公平正义、爱好和平是中国一直以来的传统美德。中国外交家顾维钧提出的“正义”理念更是被写入联合国宪章,这体现了中国坚持正义的精神。在200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稳住了人民币汇率,提供了大量的贷款帮助邻国经济保持稳定;中国也曾免除了一些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难以偿还的贷款。熊玠呼吁中国人民应该对中国历史有更深的再认识,以获得真正的信心,这样就不会盲目自大,也不会妄自菲薄。

最后,中国的发展之路就是融入世界体系之路,对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是一种“依附”而非“排斥”。苏联在联合国一向否决美国的提案,而中国近40年以来几乎从未对美国的提案实施否决权。中国一直都试图避免与美国对抗,这种政策特点同之前的崛起大国是不同的。

三、若台湾搞台独,美国不会出兵帮她

在《与台湾关系法》起草过程中,熊玠多次在美国国会旁听辩论,他听到参议院外交小组主席邱池议员提出,如果大陆不攻打台湾,但台湾搞“台独”,惹起一场战争,美国是不是还要保护台湾?邱池最后综合议员们发表的意见,做出定案:如果大陆攻打台湾,美国有义务卖防御性武器给台湾;相反,如果台湾搞“台独”,惹起一场战争,美国不会介入。

熊玠称,这一点是记录在案的,美国的法律在执行的时候,一定要参考当初立法的过程。熊玠强调,今天蔡英文打“美国牌”,暗示美国会保护台湾。但如果台湾搞“台独”,美国是不会帮助她的。

熊玠指出,《与台湾关系法》决定美国对台湾的政策。卡特总统上台之后,有传言称美国要改变对华政策,引发了国会的关注。卡特向国会承诺若改变对华政策将先通知国会,但中美关系正常化时卡特并没有提前通知国会,国会被激怒并重新制定对台法案。熊玠本人当时也参与了对国会的游说,法案规定美国向台湾出售防御性武器。值得注意的是,国会议员经过讨论在对台湾进行何种程度的军事保护方面达成一致:若中国大陆出兵台湾,美国将帮助台湾;若台湾搞台独引大陆出兵,美国不会帮助台湾。这些内容是记录在国会档案的。

熊玠称,这一点是记录在案的,美国的法律在执行的时候,一定要参考当初立法的程序是怎么写的。熊玠强调,今天蔡英文打“美国牌”,表示美国会保护台湾。但如果台湾搞“台独”,美国是不会帮助她的。

四、中国必将赢得贸易战,可借助WTO机制提起诉讼

熊玠对中国赢得美国发动的贸易战持乐观态度,认为中国必将打赢贸易战。熊玠称,有600家美国公司向政府提交联名信,指出贸易战损害了美国公司和普通消费者的利益。中国对美国巨大的贸易顺差源于中国产品的物美价廉。而美国的工资高、税高、律师费高。实际上,对中国加征关税最终的受害者将是美国企业和消费者。

熊玠指出,中国打赢贸易战的关键在于能否利用好WTO的相关规定。根据WTO规定,税率为双边商议而成,一旦登记不可随意更改。小布什曾试图对欧洲和日本的钢铁产品加征关税,后者联合向WTO提起诉讼,按规定,美国必须在60天内答复。结果WTO裁定美国违背了不可随意更改关税的规章,授权欧洲和日本对美国课以惩罚性关税,结果3个月内小布什就收回成命。

熊玠认为,中国可以效仿当年欧洲和日本的做法。特朗普当前对中国加征关税不仅违反了两国商定税率不可随意更改,也违反了WTO对不可以歧视特定国家的原则。实际上,美国已经先对中国提起诉讼,指控中国进行知识产权的盗窃,中国应该以原告身份控诉美国。

中国证劵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聂庆平

五、中国占据对美竞争优势,应重点解决自身问题

中国证劵金融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聂庆平高度肯定了熊玠教授的演讲,并对中美贸易战的趋势和中国应对思路提出看法。他认为,中美两国毫无疑问处于一种竞争性的关系,而美国目前处在一种下滑阶段。从美国对霸权地位的维护看,其主要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美国实力上升阶段。1900年左右,美国经济成为世界第一,开始挑战英国的霸主地位,这一段是美国实力上升的阶段。1945年后,美国作为守成大国应对新兴大国的挑战。1945年,杜鲁门说,有迫切的必要使美国领导世界。

第二阶段,美国取得霸权地位。美苏冷战期间,美国使用了政治战、经济战、间谍战、心理战等一系列手段,实施了马歇尔计划,阻止意大利共产党执政,组建巴黎统筹委员会,利用巴格达条约、北约等围堵苏联,最终获得了绝对霸主地位。

目前是第三阶段,美国处于下坡路,中国有一些优势。首先,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这是他国少见的,尤其是作为一个大国。目前的香港问题其实不必担心,因为香港始终是在一国框架之下,美国难以分化;第二,地缘经济因素,我国的经济体量正在接近美国,按照购买力平价指数,我国已是世界第一,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举足轻重;第三,中国正在迅速发展军事力量,尽管整体仍处于落后局面,但我国在区域内军事力量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美国。尽管中国并不是一个扩张的国家,但我们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维持地区稳定和自身安全。

美国遏制中国的对策是脱轨理论(Isolation),这一理论很难实施,如今中国对美出口仅占经济比重的6%,因此影响有限。美国外交杂志的文章指出,千万不要以冷战思维和脱钩的方式来对待中国,这将会是世界的灾难。

正如熊玠老师所说,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本质是对中国的遏制,因此,应对此次贸易战,重点是要做好自己的事,坚持改革开放,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其他伙伴做生意。

撰稿人:刘仁雪,国观智库实习研究员,外交学院硕士

国观智库自媒体平台现接受文章投稿,稿费从优。有意向者请发送稿件至:research@grandviewcn.com,并在标题中注明“投稿”。要求:原创未发表时政评论类文章,领域涉及海洋治理、一带一路、中美关系、中欧关系等,字数1000-2500字。如被采纳,我们将在收到稿件后一周内邮件回复。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是中国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始终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用知行合一、行稳致远的态度和实践致力于中国的安全、繁荣和稳定,研究领域聚焦于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