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玠:中国模式不是“历史的终结”

中评社北京8月14日电(记者 张爽)美国著名华人学者、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日前在国观智库主办“国观时局讲堂”上表示,西方人认为中国模式可能是“历史的终结”,因为中国能够把两个完全相反的东西放在一起,一个是社会主义,一个是市场经济,产生了1+1大于2的效果。中国在三十年之内,经济翻了十翻,这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让想维持自己霸权的美国感到害怕。但中国模式背后有深刻的中国阴阳哲学的渊源,并不是其他国家能够效仿学习的。

熊玠指出,美国制造“中国威胁论”不是从特朗普时期开始的,在奥巴马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奥巴马时期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制造了“亚洲主轴”的政策,拉拢印度、日本包围中国。2010年希拉里参加东盟峰会时,鼓励域内国家就南海问题与中国对抗。中国与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海的冲突都是在2010年之后爆发的。

熊玠说,除了“亚洲主轴”,美国当时还制造了一个理论,就是“中国威胁论”。这一理论认为,因为中国的威胁,其他国家都应该跟美国团结起来,对付中国。美国有三分之二的学者都相信“中国威胁论”,因为在西方国际关系历史上有实例证明,凡是崛起的国家,一定是侵略者,比如作为崛起国的英国、法国、日本、苏联等。

但熊玠指出,上述崛起后侵略别国的国家都是第一次崛起,中国并不是第一次崛起。中国在唐朝开元盛世时期前后,有一千多年的时间,GDP是全世界最大的,比欧洲国家加起来都大。

熊玠指出,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是第二次崛起,称作“复兴”,与之前的崛起国不一样:

第一,中国第一次崛起时,有十个邻国,它们的历史都没有记载曾经被中国侵略过;

第二,《联合国宪章》中有一条是“成员国之间的纠纷一定要和平解决,以致于和平、稳定与正义不至于受损”,其中“正义”是中国政府加进去的。中国在近代以来的150年学到的教训就是不能以大欺小,而且中国文化中有“以大事小”的理念,“我们要对中国历史文化再认识,再认识就会对中国有信心。有信心就不会有暴发户的心态,就不会自我膨胀、自我夸大。”

熊玠表示,中国威胁论还与“历史终结”的观点有关。苏联解体之后,美籍日裔学者福山写了一本书《历史终结》,认为以苏联为代表的发展方式都没有希望了,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向西方的民主、资本主义学习,人类政治历史发展就到达终点。但是25年之后,也就是1989年,福山认为自己当初写得过火了,“他认为还有一条路,就是中国模式。当然他没有直讲,他只讲到西方民主制度被既得利益者绑架了,实际上是因为他看到了中国模式。”

熊玠说,西方人认为中国模式可能是“历史的终结”,不是西方的历史终结,而是中国能够把两个完全相反的东西放在一起,一个是社会主义,一个是市场经济,产生了1+1大于2的效果。“中国在三十年之内,经济翻了十翻。这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让想维持自己霸权的美国感到害怕。”

熊玠对中国文化和西方历史文化进行综合比较,得出结论:中国模式不是其他国家能够学习的。“中国模式是把两个相反的东西放在一起合作,西方的哲学祖师爷苏格拉底最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两个相反的制度是不能放在一起工作的。世界上受西方影响的国家很多,甚至没有受西方影响的国家也不会学习中国模式。”

熊玠认为,中国能把两个相反的东西放在一起,是因为中国哲学有阴阳之说,阴阳是相反的,可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所以阴阳能合作。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文化有这个哲学,甚至西方还有反对的观点。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5月,是国内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将研究领域聚焦于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坚持“应用研究为导向、信息研究为基础”的研究思路,组建起一支上百人的研究队伍,包括知名学者、政府官员、资深记者及企业领袖。国观智库通过独立报告、政府专报、媒体内参等形式为中国决策层建言献策,并多次承接外交部、发改委、自然资源部(原国家海洋局)等众多决策部门的战略研究任务,研究成果得到决策层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