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玠答中评:美国打台湾牌是有限的

中评社北京8月14日电(记者 张爽)美国著名华人学者、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日前出席国观智库主办“国观时局讲堂”。熊玠对中评社表示,美国打“台湾牌”是有限的,台湾也知道美国不会因为它与中国大陆打一仗。在美国明年的选举中,台湾问题也不会占很大的分量。 

  熊玠表示,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民主的问题不是在于民主,而是在于投票。美国选民中受过高等教育、谨慎行使投票权的人比较少。苏格拉底几乎预言了特朗普会当选,因为他会喊口号,能煽动选民。 

  熊玠认为,特朗普在明年的大选中还是会继续使用“让美国再伟大”的口号,因为当初选他的人都是同意这个看法的,而且这些人都没有读过大学,“这些人会不会对特朗普在任的四年感到失望,我们不知道。可能有人失望,也可能有当初没有选他的人这次要选他,这个很难预测,就像蔡英文明年会不会当选也很难说,香港问题帮了蔡英文,据国民党内部估计,明年国民党未必能赢过蔡英文。” 

  熊玠说,苏格拉底讲过,民主的问题不是在于民主,而是在于投票。投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生而就是美国人,天生有投票权;还有一种人受过高等教育,认为这一票不能乱投,但后一种人比较少。“苏格拉底几乎预言了特朗普会当选,因为他会喊口号,能煽动选民的政客很容易当选。” 

  熊玠,1958年移居美国,1977年加入美国籍,先后担任纽约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兼该校政治研究所主任,美国当代美亚研究中心主任,美国政治学会、国际问题研究协会、亚洲问题研究协会、国际法协会、中国问题研究协会会员。 

  熊教授曾担任马英九在纽约大学的硕士导师,和美台上层关系颇深,与美国前总统卡特、里根有一定交往。熊教授一直致力于对中国发展、中美关系以及台海局势的研究,基于海外学者的身份,熊教授对于中国模式的研究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1987年,熊教授曾和邓小平有过一次长谈。著作包括《习近平时代》《大国复兴:中国道路为什么如此成功》等。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5月,是国内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将研究领域聚焦于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坚持“应用研究为导向、信息研究为基础”的研究思路,组建起一支上百人的研究队伍,包括知名学者、政府官员、资深记者及企业领袖。国观智库通过独立报告、政府专报、媒体内参等形式为中国决策层建言献策,并多次承接外交部、发改委、自然资源部(原国家海洋局)等众多决策部门的战略研究任务,研究成果得到决策层的肯定。 

中评社北京8月14日电(记者 张爽)美国著名华人学者、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熊玠日前出席国观智库主办“国观时局讲堂”。熊玠对中评社表示,美国打“台湾牌”是有限的,台湾也知道美国不会因为它与中国大陆打一仗。在美国明年的选举中,台湾问题也不会占很大的分量。 

  熊玠表示,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民主的问题不是在于民主,而是在于投票。美国选民中受过高等教育、谨慎行使投票权的人比较少。苏格拉底几乎预言了特朗普会当选,因为他会喊口号,能煽动选民。 

  熊玠认为,特朗普在明年的大选中还是会继续使用“让美国再伟大”的口号,因为当初选他的人都是同意这个看法的,而且这些人都没有读过大学,“这些人会不会对特朗普在任的四年感到失望,我们不知道。可能有人失望,也可能有当初没有选他的人这次要选他,这个很难预测,就像蔡英文明年会不会当选也很难说,香港问题帮了蔡英文,据国民党内部估计,明年国民党未必能赢过蔡英文。” 

  熊玠说,苏格拉底讲过,民主的问题不是在于民主,而是在于投票。投票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生而就是美国人,天生有投票权;还有一种人受过高等教育,认为这一票不能乱投,但后一种人比较少。“苏格拉底几乎预言了特朗普会当选,因为他会喊口号,能煽动选民的政客很容易当选。” 

  熊玠,1958年移居美国,1977年加入美国籍,先后担任纽约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兼该校政治研究所主任,美国当代美亚研究中心主任,美国政治学会、国际问题研究协会、亚洲问题研究协会、国际法协会、中国问题研究协会会员。 

  熊教授曾担任马英九在纽约大学的硕士导师,和美台上层关系颇深,与美国前总统卡特、里根有一定交往。熊教授一直致力于对中国发展、中美关系以及台海局势的研究,基于海外学者的身份,熊教授对于中国模式的研究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1987年,熊教授曾和邓小平有过一次长谈。著作包括《习近平时代》《大国复兴:中国道路为什么如此成功》等。 

  国观智库成立于2013年5月,是国内最知名的独立智库之一。国观智库坚持“行知·致远”的发展理念,将研究领域聚焦于一带一路与境外投资、海洋战略与蓝色经济、边疆治理与全球反恐。坚持“应用研究为导向、信息研究为基础”的研究思路,组建起一支上百人的研究队伍,包括知名学者、政府官员、资深记者及企业领袖。国观智库通过独立报告、政府专报、媒体内参等形式为中国决策层建言献策,并多次承接外交部、发改委、自然资源部(原国家海洋局)等众多决策部门的战略研究任务,研究成果得到决策层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