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汉平:聚焦美阿签署“世纪协议”:一纸协议真能给阿富汗带来持久和平吗?
发布时间:2020.02.29 | 分享至:

作者:成汉平 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教授


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所达成的一份和平协议的签字仪式将于当地时间2月29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来自国际社会的多个重要组织、民间团体及部分国家领导人将会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这被称为是近20年以来美国和塔利班所签署的第一份和平协议,又因其重要性而被视为是一份“世纪协议”。


急于求成:特朗普访印之际两度喊话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访问印度之际至少有两次公开向阿富汗塔利班方面喊话,呼吁他们遵守为期七天的停火协议,为2月29日最终签署双方正式的和平协议铺平道路。当特朗普结束访问离开印度时他又这样表示,与阿富汗塔利班达成的短短7天的部分停火协议“目前看来已经得到了遵守”,这将最终使他在本周末同意签署与这个非常重要的和平协议。特朗普还说,“他们(塔利班)想要停止冲突。我想塔利班的确也想达成协议。因为他们厌倦了战斗。”


其实,特朗普心中更希望以签署这一协议来充分展示自己的外交业绩。首先,这与美国的新中亚战略有关。今年2月初,特朗普政府推出了中亚战略,其中阿富汗问题占据了重要的部分,系中亚战略的六大任务目标之一。因而在未来,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对中亚战略的前景至关重要。一旦阿富汗局势继续处于混乱和动荡之中,那么这一战略便是一纸空文,不过为纸上谈兵。显然,从理论上来说,必须先推动阿富汗和平,在美军部分撤离为条件以和平协议为保障与塔利班全面媾和,才能为美国的《中亚战略:2019—2025年》的最终实现奠定重要的基础。


其二,特朗普在今年将面临大选连任的考验和挑战,他在竞选时曾信誓旦旦承诺要从阿富汗全部撤军。然而,一个任期即将结束,美军却“原封不动”依旧待在阿富汗,特朗普的竞选承诺眼看就要变成一个戏言。如果此时能够与塔利班达成一个撤军的协议,哪怕是暂时的,这一定会对特朗普在今年的大选连任有着明显加分的作用。至于在自己连任之后的阿富汗局势走向,那并不是眼下需要关注的话题。


其三,美国2021年的国防预算仅仅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了0.1%,微不足道。而一万多美军官兵继续留在阿富汗不仅非常烧钱,而且还面临着不小的伤亡,这正是“商人总统”特朗普一直心怀不满的地方。尤其是阿富汗境内的流血冲突事件的数量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跃升至创纪录的水平,也许,“走为上”是一个最佳的选择。正是特朗普政府的上述考量催生了这份协议!


排“雷”成功:美特使消除“双总统”危机


就在美国与塔利班即将正式签署和平协议之前的关键时刻,阿富汗再次当选的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突然宣布将会很快举行自己的第二个任期就职典礼,而加尼的政治对手、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则指责加尼在选举中舞弊,并声称自己赢得了本次总统选举,同时也准备在同一时间举办总统的就职典礼。于是,一场“双总统”危机突然间不期而遇,导致阿富汗和平进程节外生枝,极有可能冲击签约仪式。


见此情景,特朗普政府迅速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息这场政治争端。在知悉情况之后,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哈利勒扎德风尘仆仆赶到喀布尔,强烈要求加尼立即取消举行就职典礼的计划,并勒令自称赢得了总统选举的阿卜杜拉也必须取消,以为签约仪式营造良好的气氛。


勉强超过50%的选票仅以微弱优势获胜连任的现任总统加尼似乎也有自知之明,在美国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取消了原定的计划,而阿卜杜拉也知趣地取消了就职仪式。哈利勒扎德排“雷”成功,避免了阿富汗政府的一场危机,并且避免了和平协议签署前的节外生枝。


一周安全期“试运行”算是合格


在这一和平协议正式签署之前,美国和塔利班约定给予一周时间的“试运行”,即从当地时间2月22日至29日不再发生任何冲突,否则便取消协议的签署。


为期一周的停火观察期中有三个方面的具体内容,按照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说法,这一周的时间是一个“试运行”,它有利于洞察和判断。一是在这一周的时间中,塔利班及其追随者没有制造任何路边炸弹爆炸事件,停止以类似的方式发起针对任何无辜平民的袭击事件;二是没有发生任何针对美军以及阿富汗军警的自杀性袭击事件;三是没有以发射迫击炮弹针对美军及阿富汗政府军基地的袭击行动。如今,回头来看,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阿富汗各地区并没有发生上述三方面的流血事件,塔利班算是经受住了“考验”。


当然,美国方面在以往向塔利班提出的前提条件并没有丝毫改变,即要求塔利班与阿富汗境内的一切极端组织划清界限,只有做到这一点,美国才会释放被关押的大约5000名塔利班的囚犯。


作为对特朗普喊话的回应,塔利班在最新的一份声明中说:“在2月29日签署协议的日子之前,塔利班打造了一个经得起检验的安全环境,协议签署的这一天,将会邀请许多国家和组织的高级代表来参加签署仪式。”南部省份坎大哈的副警察局长穆罕默德·卡西姆解释说:“塔利班武装人员对正在进行的无休止的战争感到了厌倦。他们继续发起战争毫无益处,因为目前阿富汗国内每一个人都渴望和平。”


据悉,按照双方的约定,和平协议将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正式签署,多年来塔利班在多哈有一个非正式的政治办公室。美国与塔利班在那里进行了将近18个月的艰苦谈判。


协议会成为一纸空文吗?


不过,即便2月29日双方如期签署了这份“世纪和平协议”,但阿富汗的和平进程并不会就此一帆风顺。首先,阿富汗现任总统加尼第一个跳出来提出质疑。他表示,从一开始便对该这一临时停火持怀疑的态度,他认为阿富汗其他政治领导人并未参与到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秘密谈判之中,(协议)未能广泛地代表阿富汗整个国家。对此,美国防长埃斯珀反驳说,他仍然认为加尼“已经全面加入”。这对协议的落实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范达·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分析说,在此背景下,阿富汗加尼政府以及政府中的官员们倒是乐意看到协议在未来遭到挫败。


其次,塔利班向美国政府提出的条件是给出一个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时间表,但美军方面始终闪烁其词,不愿意制订一个撤军时间表,只是强调目前在阿的一万多美军官兵会撤离一部分,留下一部分。显然,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存在着结构性的矛盾,即便此次双方勉强签署了和平协议,但未来的和平进程仍然充满挑战。目前控制着阿富汗46.2%以上国土面积的塔利班除了坚决不承认阿富汗政府之外,便是要求所有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这是其以往在谈判中的两大底线立场。迄今为止,美国防长埃斯珀不愿说明美国是否最终将撤走所有美军,他始终重申,美国的反恐使命不会结束。


再次,塔利班内部存在着不同的派别和不同的利益诉求,既有温和派,也有激进派,一旦激进派或极端派根本不认可签署的和平协议,且继续采取袭击行动,那么完全有可能导致一切仍会回到原点,这正是为什么在此前阿富汗的所有停火始终难以落实的缘故。


此外,可能更加糟糕的是,交战的各方极有可能会利用和平协议带来的战事停顿而重新部署其部队并确保战场上的优势。美国海外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阿什利·杰克逊(Ashley Jackson)发出警告说:“这一可能确实存在。事实上,各方已经在动手破坏原先的平衡。”而如果又有了5000名获释回来的塔利班战士的加盟助阵,战场态势无疑又会出现微妙的改变!


自2001年阿富汗搭利班被推翻以来,塔利班方面只有一次真正实现了短暂的停火,也就是在2018年斋月开斋节的前三天。不知这一次能否随着协议的签署而真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