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特朗普首访印度声势虽大收效有限
发布时间:2020.03.04 | 分享至:

微信图片_20200311151521.jpg


作者:陈晓,国观智库高级研究员


2月24日至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印度进行了他上任以来的首次访问。表面看,在印度方面三次邀请之后终于成行的36小时访问行程安排紧凑、接待场面热闹非凡。实际上,特朗普此访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收益,未能弥合美印之间巨大的利益分歧,务实推进两国战略伙伴关系尚需时日。


一、公开“作秀”多,务实成果少


根据印度外交秘书什林拉介绍,特朗普与莫迪举行的“全面”会谈,涵盖国防、安全、反恐、贸易、能源、人文交流以及涉及两国战略伙伴关系的其他问题,两人还将就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但是,特朗普的大部分行程都是在公共场合露面。共计36小时的行程,特朗普除了在艾哈迈达巴德学用纺车、参观泰姬陵、到世界最大的体育场讲话外,还要出席印度总统科温德举行的国宴、参加印度商业领袖圆桌会议,因此,美印元首会谈的时间所剩无几,很难就如此广泛的话题进行深入探讨。


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称,特朗普首访印度只是一次破冰之旅,企图与印度达成贸易协定,甚至希望印度在美国提出的“印太战略”中发挥更多作用,也有推销武器装备等嫌疑。《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访问期间强调最多的是他与印度总理莫迪的私人关系,而非化解两国围绕经济议题的紧张关系,而特朗普本人似乎更关心欢迎人群的规模。正如他出访前所说,莫迪承诺“从机场到活动现场的路途中将有700万人”迎接他们,在体育场,将有11万人戴着写有特朗普名字、印着美印两国国旗的白色棒球帽出席大型“你好,特朗普”的集会,“这将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二、欲为美国大选造势,效果或适得其反


随着美国大选的帷幕正式拉开,助力竞选、实现连任成为特朗普最大的现实利益,也是他此访的既定目标之一。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印度最受欢迎,56%的印度人对特朗普在全球事务中采取正确行动抱有信心。特朗普本人2月20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次集会上扬言,他预计会有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在他抵印时沿街欢迎,并还开玩笑说,他可能不会再感激人数不及印度支持者的美国观众了。正如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篇评论所说,争取印度裔选民支持是特朗普此访的题中应有之义,对特朗普来说,人山人海的场面或许能产生一种在异国他乡为美国大选造势的感觉。


与特朗普在印度的受欢迎程度相比,美国国内对他的“浮夸”表现并不完全买账,一些主流媒体第一时间报道了他在11万人体育场演讲中的错误。美联社报道,特朗普演讲中有关美国经济空前繁荣和军队完全重建的提法与事实不符。关于经济空前繁荣,美媒认为,20世纪90年代后期,美国经济增长率曾连续四年超过4%,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经济从未达到这一水平;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美国经历了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而非经济繁荣。


关于军队完全重建,美媒认为,特朗普任内美国防开支急剧增长,而制造、交付和使用新订购的坦克、飞机以及其他武器需花费数年时间,其他先进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升级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一直在运行。尽管特朗普一向口不择言,但在此时被媒体公然戳穿,或将增加美国选民对他的不信任感。


三、美印分歧依旧,贸易矛盾尤甚


特朗普此访场面虽然热闹,但难掩美印之间业已存在的分歧。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威廉·伯恩斯指出,在当前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美印两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升高等背景下,双方关系能否有实质性推进尚难定论。


1、“印太战略”不同调


美国防部2019年6月发布的“印太战略”报告定义的印太地区,是指从美国西海岸到印度西海岸这一片地区,侧重未来美国可能要进行作战的区域,而印度所指的“印太”包括西印度洋和阿拉伯海地区,侧重印度经济快速发展的现实环境。这种定位上的巨大差异,使得两国在大战略上较难达成共识,以至美印两国的一些智库对此次访问都表示谨慎乐观,对双方实质性推进构建“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不报希望。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坦薇·马登说:“过去几年,美国和印度趋于一致的主要领域一直在外交和安全方面,但更关注贸易和选举现实利益的特朗普,未必会把空洞的印太战略当作重点议题。”


2、防务合作存阴影


特朗普此访得到的最现实的利益,就是卖给印度30亿美元的军火,包括价值24亿美元的24架MH-60R型直升机和价值9.3亿美元的6架AH-64E型直升机。尽管特朗普宣称美国拥有“最可怕的武器”并且愿意卖给印度,但从印度实际购买的装备和过去10年的购买量来看,美制武器装备的占比并不大,在性能和数量上远低于印度最大的武器装备供应国俄罗斯。因此,该协议的最大意义或许正如特朗普本人所说,会为不久达成“更大的贸易协议”奠定基础,而不大可能促使印度放弃与俄罗斯的武器交易。


3、贸易争端尤难解


特朗普24日在体育馆内发表讲话时称,“为达成了不起的贸易协议,双方尚处于初级阶段。”这实际上委婉的表示此访没能达成贸易协议。鉴于美印双方争执的焦点依然是一些长期困扰双边贸易关系的问题,因此,短期内较难得到效化解。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爱德华·奥尔登认为,美国在贸易方面的“连环行为”把印度推向了美方希望的反方向,特别是特朗普访印之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将印度剔除出发展中经济体名单,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取消访印行程,改为与印度商务和工业部长戈亚尔通电话。


四、美印有望以地区安全问题为抓手增强战略合作


美印两国具有一定的战略合作基础,特别是在地区安全问题上存在较大互需。因此,以特朗普此访为契机,双方未来通过2+2会谈、年度军事演习、军售和人员培训等渠道,有可能增进战略合作,加固双边安全关系。对恐怖主义等问题的共同担忧或使双方未来加强安全合作。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里克·罗索认为,“印度是美国的新兴安全伙伴,当美国进一步减少阿富汗驻军时,印度的作用尤其突出。”


随着美军逐步撤出阿富汗,美方担心恐怖活动再度泛滥危及国土安全,希望印度对阿富汗和平进程提供更多支持,而印度担心巴基斯坦资助塔利班武装对印度实施渗透。因此,未来美印双方有可能强化反恐合作。


对中国崛起的焦虑或使双方一定程度上形成战略默契。美国视我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和“最大的修正主义者”,印度视我为妨碍其成为“有声有色大国”的主要挑战。这种对中国崛起的疑惧有可能使美印双方在诸如维护“地区规则”“地区秩序”等方面结成统一战线。正如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特利斯评论特朗普访印时所说:“中国威胁有助于促成美印都试图建立的地区责任分担网络”。